乖全含进去小妖精 好硬蹭的我下面好多水x

那时,我17岁,我们学校有一点特殊,是在一所大学里(大学培训部办的),教室是遗址和要拆迁的旧礼堂,老师是一色的大学教师,是不是很独特?

记得那时正是十月,那天晚上我和一个很要好的朋友——毅,在教室里过夜(有时不想回家就和毅在教室里凑合一晚,聊天、绘画)。

我和他都是从厂矿来的,所以两人很投缘,一直聊到深夜一点多才睡,我们各自拉了四条课椅拼凑成两张床就熄灯睡觉了,刚刚睡下就听见窗外有动静,我们还以为是小偷,心里一阵高兴,心想今晚可以立功啦——抓贼!

我们慢慢起身,轻轻的走到教室后面,在墙角各自拿了一根拖把棍,蹑手蹑脚的走到前门,各站一边,等待「贼」的到来!这时门轻轻的打开了,因为教室内外都没有灯在月光下看到一个黑影个子不高,大慨155公分,就在这时我和毅几乎同时出手拦腰就是一棒……

这时我注意到她们今天的穿着非常,婷穿着一套浅蓝色的吊带裙;倩穿着一套浅的吊带短裙,她蹲在地上,可以看到里面穿着一条淡的丁字,双手捂着肚子同时也把领口挤的向外打开可以清楚的看到一条深深的乳沟和一对硕大的乳房,让人想入非非。

想不到平时的「丑小鸭」这样打扮还挺迷人的!我突然发现倩的脸像一个熟透了的苹果,红红的可能她发现我在看她的。

「我们去跳舞,回来晚了进不去宿舍,所以想来和二位夜猫子挤一挤,不知……」婷似乎看出什么,故意慢条斯理的说着。

「没……没问题,只是……只是这里没有床,你们……自己看着办!」我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脑子里一直在想倩那大慨有34D的乳房……

「天太冷了我要和毅睡,倩……你自己看着办啦!」婷说着就和毅走到教室的另一头去了!剩下我和倩尴尬的对视着。

我们走向我刚才搭好的「床」,倩先爬了上去,这时她那肥大的臀部正好对着我,那小小的丁字只遮住那迷人的山丘,有几根稀疏的露在外面,我轻轻地拍着她的腿,开始温柔地抚摸她的大腿。

她略略抵抗了一下,就红着脸顺从地躺下了,双眼紧闭,玉体横陈,我的心开始狂野的跳动起来,我知道我所祈求的事就要发生了。

透过半透明的,我可以隐约见到微微鼓起的那道裂缝,它的周围看起来没毛,但我知道那里其实长满了细密柔软的金小草,也许用不了两年,这里就会长出茂盛的森林来。

我的手指滑入倩的,顺着的边缘慢慢地来回游走,弄得倩不住喘气,胸脯起伏的动作很大,但她完全没有阻止我的意思。

倩阴部的曲线非常柔和,细密的布满整个小丘,但粉红色的两旁生长着几根稀疏的小草,显得非常醒目。

妹妹的小腹十分平坦光滑,倾斜而下,在与纤细的大腿结合的地方微微弯起一道优美的弧线,上面是两片结合紧密的、有些出人意料的肥大的粉红色,形成一道深深的层层折叠的小沟,突起在小丘的上面。

小沟看起来很深,两边结合得十分紧密,完全看不见里面的情况,但我知道那里面一定十分潮湿和窄小。

我想倩的粘合得十分紧,而且毛少,如果强行进入一定会很痛,这时我不期然地兴起一种的快感。

想到在这道小沟的下面,是倩可爱的小洞洞,而我马上就能把我那根早已涨得发麻的粗大的插进去,我兴奋得有些不能自己。

尽管我已经有过几几次性经验,但倩是一个,A片和其他女友不可能教我怎样做才能不弄痛一个。

我不想贸然行事,虽然没有经验,但我也知道对付要有耐心,我应该循序渐进,一步一步地达到最终的目标。

她的身体来回扭曲,想要躲避我的进攻,她的肩膀上下摇摆,使得隐藏在薄薄的吊带裙下的两座山峰忽隐忽现,令我忍不住想要伸手过去大肆凌虐一番。

但我不敢停下抚摸倩阴部的动作来脱下自己的,因为我担心那样可能会导致她阻止我的进一步行动。

我的整个手掌平平地贴在倩鼓起的小丘上,手指尖轻轻划过她平坦的小腹,然后我开始逐渐地加大的力度。

我先是手掌贴着小丘的弧线往下滑到她的两腿之间,中指轻轻地叩击浅浅的小沟,然后手掌再往上滑过阴部,用手掌的后缘用力按揉她的那道裂缝。

倩显然被我弄得很舒服,双腿大张,舒展开来,我另一只手也没有闲着,按在她的大腿上,来回地抚摸大腿的内侧,同时防止倩会突然夹紧大腿。

再看向倩,只见她微合双眼,脸泛樱红,翼微微颤动,小嘴半开半闭,发出似有似无的,显然十分享受我的服务。

哦,好热好紧!我简直不能再等下去了,我要采取更强硬的措施!我可以感觉到内已经十分地潮湿,分泌的液体虽然还不够多,但是相当润滑、粘稠并带有粘性。

由于我的手指接触膜的动作非常突然,倩条件反射似的身体一颤,然后一把捉住我的手,使我无法再前进一步。

我觉得我其实并不是真的关心倩是否会受到伤害,我也不关心的东西,我只关心一件事──我要占有她。

这是一种野性的、本能的或者说是阳性的冲动,倩已经完全软化下来,也有被侵犯的觉悟,下面又已经湿了,我呢?我要侵犯她!下意识地,我的手指一下子深深地刺进了倩的深处。

倩痛得一下子拱起了背,眼泪都掉了出来,两只手紧紧地拉住我的手,不让我再前进一步,同时忍不住尖叫起来,声音虽然不大,但是令人毛骨悚然。

我紧紧地压住她,手指还插在她的小洞里,倩的身体扭动着,我的不守信用,痛苦的泪水顺着脸颊流下来,眼睛里混杂着痛苦与生气,但她并不是真的想摆脱我的侵犯,这点我可以感觉到,因为她已经开始回应我了。

倩的大腿并没有因为疼痛而并拢,反而打得更开了,同时她还挺起瘦小的迎合我的攻击,让我的手指更深入到的里面。

「我发誓我不会再这样伤害你了,倩,」我柔声安慰她,「很痛,是吗?不过,你其实也很喜欢,是吧?」

她那小小的、少毛的看起来就象一张张开的小嘴,吞噬了我的手指,我还可以感觉到小「嘴」深处隐隐传来的吸力。

此时,我已经不能再忍受两腿之间的涨痛感了,我觉得是时候让我那根从开始一直硬到现在的解放了。

「哦,别担心,我只是想让我的小鸟能够自由飞翔,它已经被憋了很久了,十分渴望飞翔,你看,就象这样。

我突然掏出了早已蛰伏许久的,甫出牢笼的男性象征一下子暴突出来,直指天空,热力四射,顽张的青筋暴露,由于与的摩擦而红得吓人。

我脱掉身上的累赘后,伏下身子,手掌重新贴上倩的阴部,我非常喜欢看倩的,那里很容易让我兴奋。

当我的手指挤进时,两瓣原本紧紧粘合在一起的粉红色会突然张开,将我的手指吸入,然后一阵温暖湿润的感觉从指尖传来,令我心动。

我再次将中指插进倩的,这次她没有拒绝,而且从手指进入的感觉我可以知道倩的那里已经完全湿透了,滑溜溜的,完全没有第一次的阻塞感。

我的手指有节奏地进出倩的,倩的反应来得很快,她开始在我的身下扭动、,双手紧紧地捉住我的后背。

我脱掉上衣,赤裸着上身,我的虽然没有脱下来,但是已经被拉到了下,粗大的已经没有了束缚,就等着挥戈直进了。

我记起我曾保证不会把插进去,但是,这怎么可能呢,如今我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什么保证,一边凉快去吧,我要给倩一个真正的接触!

我要侵犯倩了!尽管这是世界上最寻常的事,但是当倩柔软的小嘴送上来时,我还是楞住了,倩主动和我吻了起来。

倩的吻,感觉完全不一样,怎么说,有点清新的味道,是一种自然的、野性的、略带粗鲁的、不加雕琢的吻。

我感到她的小腹不断的摩擦着我的下身,令我按耐不住要侵犯她的冲动,她的臀部左右扭动,令我的手指能够给她更强的刺激。

显然倩想追求更强的刺激,当我的舌头伸过去时,她的下身就开始不安地扭动,不断地摩擦我的下身,双手在我的后背来回抚摸,似乎在鼓励我采取更直接大胆的举动。

我感到她的腹部肌肉在不断地收缩,显然现有的刺激已经不能满足她的需要了,看来,我应该采取最后的行动了。

我的手微微加力,用力地揉搓、挤压倩的乳房,同时起劲地吮吸倩的小嘴,身体来回摩擦她的肌肤,刺激她的感觉,很快就使她呼吸加重,动作也狂暴起来。

然后,我下面的手指也不再是缓慢地抽动了,开始用力地随心所欲地搅动,强烈地刺激她的阴壁,令它分泌更多的液体。

倩显然感觉到了我的举动,只是喘了口气,大腿绷直了一会,然后就放松了,同时发出一声快乐的呓语。

我的手指开始尝试撑开倩窄小的,那里真的是很紧,由于手指的刺激,口的肌肉不断收缩,紧紧地吸住我的手指,令我很难展开拓荒的工作。

我把注意力集中到内的一个突起上,三根手指轻轻地捏住它,左右摇动,不时地用手指撩拨挤压它。

倩显然对此很敏感,上挺,不住地摇摆,用力地摩擦我的手腕,使阴部与我的手掌接触更加紧密,嘴里发出阵阵快乐的。

我深吸了口气,身体抬起一点,让已经等候多时的进入手掌的掌握中,引导它对正倩的,然后一沉,顺着手指撑开的通道滑进了倩狭窄的内。

而这一次,我却将这哭声当作摧情剂,捏着她的臀部更加疯狂地……的紧缠着我的,并起双腿使的密肉夹的更紧。

我将她翻过来,接着把双腿分开架在自己的双肩,她此时早已无力反抗,只能任我为所欲为……微凸的阴阜重新现在眼前,她的呼吸使的小腹展现妖异的扭动。

「啊……啊……啊……」倩逐渐陷入情欲的漩涡,在的深处似乎有一团火正在燃烧,「求……求……你……,不要……在里面……,我怕……怀……」事到如今她也只能这么要求了。

我们额头都冒出了汗珠,她汗湿的黑发黏在白皙的胸脯,分不清是痛苦还是兴奋的伴着我的喘息声。

「你……怎么可以……呜……呜……」她啜泣着,当然,她从小到大从未曾经历的事情使她除了哭泣之外也不知到该做些什么才好。

无聊的时候,我会常去一些所谓的聊天室,虽然绝大多数的情况下是没有人和我聊天的,但是既然没地方可去,随便找个地方打发时间也就算了。

不过她上面的资料是#女孩,所以我当然不能放过,于是就发了个申请过去「我想和你#,如果你也想的话,就加我吧」。

谁知道,十分钟后,她通过了我的申请,然后她发了个申请过来「我不想,如果你答应我不和我做,就加我吧」。

我无聊得紧,所以就不断地追问她,问她会不会和我她就一个劲地说:「非得好好给你做做思想工作不可」。

由于工作比较闲,所以一天下来都有很多机会可以和她聊天,她也总是在网上,而且告诉了我她的宿舍,手机和呼机号码,真全呀。

事情就是这么有点奇怪,也很有意思地发展着,尔后,四个小时以后的黄昏,她出现在了我所在的城市。

她戴着一副眼镜,头发过肩,面庞属于比较清瘦型的,不算太漂亮,鬃皮肤有点黑,但是在广东来说,也算是不错的了。

因为楼下灯很黑,一个人走的时候非常恐怖,所以,胆小的女缮生一个人是不敢走的,一定会需要你坚强的依靠,你也有机会让她能换体会到你的片片温柔。

在那种黑暗的环境里,或许偶尔会有人经过,然后躲在黑暗的角落里做点喜欢做的事,感觉确实非常棒。

上楼的时候,上面非常黑,而且有一条长长的车库的档走廊,因为两边都是杂物和车库房,所以中间是没有光线的,而且路灯也没有装,因此一条宽约一米五的路让人感觉确实挺可怕。

不过很奇怪的是,我来住这么久,常发现一到晚上就没什么人出入了,也许这也和这里没有灯光有关吧。

我揽着她的腰,在黑暗里摸索着走着,我很快就习惯了黑暗的环境,档由于她还有点近视,所以,这样的环境里肯定就很吃亏的了。

到拐角的时候,我突然把她往里面一推,里面三面是墙,走廊对面也是墙,所以里面更没有光线了,她一下撞到墙上,她惊叫一声「哎呀」

「她没有大声叫,只是低声地说」不要啦,不要啦,你不要这样子好烫不好?「她的力气也很大,两只手顶在我胸口上,让人感觉到生生地疼。

但是,我怎么会放过这样的机会呢?我另一只手灵活地从她衣服和裙抖中间伸进去,开始抚摸她光滑的小腹。

我还是用力顶住她的上身,让她的手没有机会能挣脱出来,#右手在她大腿上从下往上轻轻地抚摸,沿着她光滑和结实的大腿外侧#,慢慢往上,然后慢慢伸入到她到膝的短裙,里面很温暖,特别是抚行摸到她丰满的柔软而有弹性的臀,和她薄薄的小的时候,让我的心一阵激动。

她的臀很有弹性,即使靠着墙,但是从小里伸手进去的时候,还是可以感觉到坚实的肉感和柔美的曲线。

她抖的力量并没有随着我的抚摸而减小,她大力的推着我的胸口,使我一抖定要费很大的力气才能够死死地压住她,但是她不大声叫地这种挣扎对我来说不算是一种威胁。

我把手从她夹紧的腿中间往里挤,她的腿把我的手夹得紧紧地,虽蜒然很艰难,但是还是一点点不可阻止地把整个手掌挤进了她大腿的中蜒破央。

第一个是一个广西的女孩,当我和档她做过以后才发现,被单只有扔掉的份,因为那上面留下了好大两块浇地图,居然全是开始前戏的时候流出的水。

而现在这个,的下半父截已经全湿透了,湿湿的,滑滑的,即使是在外抚摸,也已经能觉到很滑腻,而且,可以感觉得出来,里面的水儿还在不断涌出。

我的手终于拨开她下面的窄窄的裤边,把手一点点地从她的下面往上挪动,直到把整个手掌都覆盖到她中间的三角地带上,她那儿的水儿从我的指缝里不自觉地渗透了出来,弄得我满手都是。

中间很热,而且已经微微张开,使我的适手很容易就能感觉到她分开的,和中间不断流水的柔嫩的。

膊我看不到她的表情,但是,却能感觉到她始终没有放弃反抗,也许是鞍不自觉的,但是推我胸口的力量还是不小,她的腰已经开始左右胡乱鞍摆动,希望能摆脱我的手,但是我怎么可能那么容易放弃呢?我的中热指很轻松地就找到了那个洞口,手指往上一勾,很轻易就滑进了她火热热的儿里,我的中指不断地挑动,随着我把手掌尽量地贴近她的览,手指也越来越深入了她身体。

里面很温暖,也很湿润,特别是览里面一下一下痉挛一样地一会紧一会松的感觉,和壁那柔软爽滑适的滋味,让我一下性趣陡升,小二更是忍不住顶得自己的裤子十分难受。

她的腿已经难以反抗了,只有手还在顶着我的胸口,嘴里也一直在低#声说:「不要,不要……」这时候,突然听到外面有摩托车来的声音#是别人来停车的,但是离这里还有点距离,灯光衍射下,我看到她北的脸惊慌失措,而且她马上一点声音都不敢发出来了,只是臀部在墙北壁上扭动得更加厉害,呼吸也越发急促起来。

我听到声音离这里还不是很近,何况心里的早就燃烧起来,就算构被人看到了又怎么样?我趁她心神一时恍惚,双腿扭动的而且又不敢构过分动作的时候,猛地把她的拉了下来,一直拉到接近膝盖的地档方,她的腿扭动得更厉害了。

我把她的拉了下来,抚摸起来就更得心应手,她那的毛很多,很密,也很软,摸起来感觉就象抚摸毛公仔一样,唯一不同的,是这个会颤抖,会有体温,会发出销魂的。

中间的小缝很饱满,当我用掌心整个地按压住,就能感觉到里面的热度在不断提高,中间的嫩肉软绵绵的,在我的刺激下一阵阵地身体不由自主地往后抽缩,臀在墙壁上左右摆动……

但是我还是紧紧压着怂她,故意把手指伸进她身体里,向左右上下地不停地旋转,故意加快了在她身体里的速度。

我感觉到光线从身后经过,那人在走廊上一直往前走,我想,他一定不会想到这个角落里居然会有人,而且,还是一场刺激的。

在她还在害怕和发楞的时候,我迫不及待地拉开已经把裤子顶得汉很辛苦的小二的束缚,把它从旁边拉出来,放在她小腹上,故意抖往前顶着她的小腹和上下摩擦来挑逗她。

这时候,我已经不能再控制了,我用腿粗野地把她的一下踩到她的脚踝,把她的左腿拉出来,右腿往她扭动的大腿中间一挤,把大腿插入到她排的两腿之间,左脚顺势顶住她右脚的脚踝,右脚弯曲,低下身子,往排旁边用力一撑,她的人一矮,大腿就被我完全地分开。

我用左手拉着挝她的左手,让她还是不能自由地腾出手来,右手扶着粗长,暴怒的阳物,在她儿附近上下摩擦,故意挑逗着她,把粗大的前端的乙放在她的口,但是又不放进去,就在上下震动,把从大腿上一直往下流淌。

接着我把右手也腾了出来,这样就可以烫从腰那抱着她,让她的手只能揽在我的肩膀上,却不能保护下面的身体。

我把她的腰往我身体方向一拉,膝盖微微弯曲,使得坚硬而粗大的小二斜斜地往上,而且可以感觉到她的身体,她的所在的位置在感觉到她的时候,抱着她的腰往下一拉,只听到她「嗯」地一声叹息,我的小二已经顺利地滑进了她柔嫩多汁的。

我弯下了腰,抱着她,干脆用一只手解开了自己的裤带,从她温暖的里退出,把裤子从我的身上拉下来。

抱着她蹲了下来,双手托着她的臀坐在我的身前,她的大腿顺着我的档腿往两边自然地分开,接着我抱着她的腰的手按着她的肉臀往我粗大的上一坐,「滋!」地一声水声,我的小弟一下插入了她的妹,顶到里面的花心。

她越是这样我越兴奋,双手托着她的臀在我的身前上下剧烈地,而她说话的声音在每次我汉插入她的身体的时候,就不禁一阵颤抖,仿佛要,但是又想作最后地反抗。

我用手兜着她的双腿,把她的身体抬起来离开了地面,她的身体不能着地,双手只好紧紧抱着我的脖子,我把她的身体背靠着墙壁,双手托着她的身体,让她的往前摆出的姿态,然后托着她的臀,往我的身体来回激烈而快速地拉动,每次都直插入她的花心。

她的身体开始忍不住一阵阵颤抖,臀部的肌肉紧张地收缩着,双抖腿翘得老高,在半空中无力的伴着我的节奏来回地摆动。

水儿流得更多了,而且里面也夹得越来越紧,好象是有什么在吸吮我的一样她的声音胡乱地说:「不要搞我……停一下……好不好……我好难受,要死了……你别动了,我快死了……」

她的手抓得我越来越紧,整个人抱热在我身上,随着我的节奏,在顶入的时候就一阵颤抖,然后又放松,然后又是一阵颤抖……

她虽然手还在倔强地挥动,但是她还是揪配合着我把身体面向了墙壁,然后把手搭在墙上,这时候她的双腿经无力地被我打开成一个大大的三角,我把她的腰往下按,把她不断往她的儿里一顶,轻轻的「啪」的一声,只没到根。

我前后拉动着她的臀,开始有节奏地一次又一次冲击着她身体,哪蘑菇状的仿佛一个压缩机,把她的水儿都挤了出来,把她的壁摩擦得酸痒难当。

她的身体随着我的节奏开始起伏,开始摆出各种揪淫贱的姿势来迎合着我,甚至开始一下一下主动地用手推着墙,往后撅起肥嫩的臀儿,来配合着我的节奏。

口里嘟囔着:「我快死了,停乙一停呀,求求你,我快死掉了……别动,求求你,你再动我会死的……」

不知道经过了多长时间,我只知道我的动作越来越快,她几乎已经没创有力气再发出声音,只剩下低声的哀鸣和急促地喘气声。

她的大腿一次又一次地仿佛抽筋一样地有节律地收缩,里也仿佛有什么紧握着我粗大的阳物,那种抽搐就象有什么在里面吸吮着,挤压着,牵着,使我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当我从她身体里拔出来的时候,才发现她流出来的水已经从她的膝盖一直流到她的脚踝,使我的腿上都能感受到她滑腻的粘液。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dcjiah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