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三个人轮流舔下班 撕咬吸吮她粉红的奶头

(老爸把我看成下人,拼命地用┅┅)一彦是藉春假的机会回到家里,早晨想睡懒叫时被叫醒,整天陪着父亲到各地的客户收款。

一彦的父亲在家乡是着名的「白井屋」酒,因为有二百年的历史,尤其制造的米酒特别出名,销到东京和大阪。

穿高领洋装,今年十七岁,长长的睫毛和大眼睛,会让人联想到最出名的偶像歌星,平时一副神圣不可侵犯的表情,可是在一彦的面前就变成开朗的俏皮女孩。

一彦发现她身上的洋装布料非常薄,她的身材已经完全是成熟的女人,过去都没有注意到的乳房已经变得这么丰满。

(只是短时间不见,已经变得这么了┅┅)有使人感到讶异的新鲜感,他的事现自然落在大腿根上。

由香好像看出一彦的心意,故意把坐在椅子上的双脚前后摇动∶「你答应绝对不生气了吗?」由香把藏在背后的东西突然送到一彦的面前∶「这是在哥哥的床上找到的。

「其实,爸爸已经去世八年了,没有甚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吧?」由香轻轻地笑∶「妈妈还全身绳子,把自己弄成毛毛虫的样子,还有茄子或黄瓜┅┅」一彦如同头顶被敲了一铁锤般,自己都感觉出脸色灰白,那个充满高雅气质的夫人,竟然有这样的性癖。

由香的母亲就是一彦的婶婶敦子,在八年前丈夫去世后,由她管理白井家的财产,现在把这一切交给表兄和表嫂,和女儿由香住在厢房寂寞地生活。

另一方面,一彦一直仰慕年轻就成为寡妇的婶婶,长久以来对一彦而言,婶婶有如圣母的肖像是绝对不可淫蔑的高贵存在,因此由香说的为性欲烦恼的婶婶的姿态,以强大的冲击力破坏他心里的形象。

「哥!」一彦突然从沉思中醒来,烟蒂几乎烧到了手指,「一定是在想妈妈吧?」由香离开书桌靠在一彦的背上,用撒娇的口吻说∶「哥哥┅┅就去把妈妈干了吧!」

」由香嘴里发出笑声∶「实际上是很高兴的吧?知道嫺熟的未亡人,揭开一层皮原来只是普通的人,而且还是最理想的待狂,是最适合哥哥的对象吧?」

到淩晨一点左右时,虽然已经春天,还是冷得想穿上大衣,可是悄悄走在樱花树下的一彦,紧张得根本不觉得冷,反而冷风吹在发热的身上觉得很舒服。

偶尔仰望夜空,半空中有弯曲的月影,心里有愧疚的一彦,觉得这样的月光也会耀眼,能看清楚庭院里的树形。

不久之后一彦就到达隔开正房与厢房的藩篱,少许犹豫后,悄悄地推开木板门,事到如今绝不能退缩,一彦把手里的皮包用力夹在腋下。

她是对马上要偷偷进入母亲卧房的一彦给予最有效的建议,在第三者看来是相亲相爱的母女,所以更无法瞭解由香的心理。

这个星期以来,几乎没有办法和婶婶说话,每一天都在烦闷中度过,可是,那情形也到今晚为止,明天以后这个世界应该完全改变了。

一彦轻轻拉开房门,悄悄进入黑暗的玄关里,自从搬来厢房后,由香的书房仍然留在正房的二楼,所以这个房门即使在夜里也不会上锁。

一彦靠只从玄关漏进来的轻微月光,垫着脚尖向里走,走几步又有玻璃门,轻轻拉开以后里面是客厅,当来到再里面的纸门时,大概是紧张过度竟产生尿意。

(是吉是凶已经顾不得了┅┅)一彦这样下定决心,拉开挡在前面的纸门,立刻偷偷进入有脂粉香的卧室,採取单脚下跪的姿势,立刻听到婶婶有规则的鼾声,一彦在黑暗中吐出一口气感到放心。

就以这样的姿势等待自己的眼睛习惯了黑暗以后,一彦从抱在腋下的皮包取出棉绳,把皮包推到一边以免碍事,然后轻轻爬在榻榻米上。

(婶婶抱歉了,我要看你的玉足┅┅)一彦悄悄揭开棉被,虽然在黑暗中也能看到雪白的脚尖,立刻把准备好的棉绳套在脚踝上,「唔┅┅」本来有规则的鼾声突然停止,好像感到异常想要翻身,可是受到纠缠在脚上棉绳的干扰,婶婶的呼吸变成急促的声音。

「婶婶,醒来了吗?」该来的一刻终於来了,一彦能平静地说出这样的话,自己都觉得意外,然后站起来伸手寻找日光灯的开关。

「唉呀!」敦子因为耀眼而皱起眉头,长长的睫毛随着颤抖,很快就习惯灯光,发现不是女儿由香,紧张地从枕头上抬起头∶「原来是一彦,你为甚么在这里?由香发生甚么事了吗?」敦子好像首先考虑到由香的安危。

」一彦从棉被边走过来站在枕边,低头看卸妆后的婶婶,把头发束在脑袋后的瓜子脸,即使在平时仍然艳光照人。

「一彦┅┅你是┅┅」敦子这才发现异常的气氛,美丽的脸上出现紧张的表情,准备站起来时,惊讶地瞪大眼睛∶「一彦┅┅我的脚┅┅」

「一彦!不能这样!」被身材高大的一彦压上来,敦子虽然陷入恐慌状态,但还是拼命地反抗,但立刻被一彦抱紧一动也不能动了。

「我是不在乎的,而且还不知道由香会怎样┅┅」一彦把由香看到自己母亲,以及以后的事慢慢说出来给婶婶听∶「这个世界上最贤淑的婶婶,竟然会有自我的嗜好,究竟是谁教的呢?」

「一彦,不要说了!」敦子一面挣扎一面想要表明自身的清白∶「由香说看到,一定是假的,我怎么会自我?」

「不管是谁说的正确,我的意思是绝不会改变的!」一彦抱紧婶婶苗条的身体疯狂地亲吻,婶婶的头左右摇摆想逃避,可是终於捕捉到呼吸急促的红唇,开始热吻,几乎要把灵魂从嘴里吸出来。

一彦在舌尖上用力,把婶婶的门牙推开,随着发出的吸吮声,尝到甘露般的唾液,舌头还进入婶婶的嘴里上下左右地活动。

」一彦看到婶婶可爱的哭像,再度情不自禁地吻下去,这一次婶婶只是少许反抗,发出悲哀地呜咽声任由对方吸吮。

「我想看婶婶的,让我看清楚生出由香的美丽肉体吧?」大概是长长的热吻奏效,婶婶的态度也有软化的徵候,也停止流泪。

一彦当然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在婶婶的耳边悄悄说讚美年长女性的话,接着慢慢拉开睡衣的衣领,右手摸到乳房。

「那种事又算得甚么呢?事到如今还要我走吗?」一彦用力拉开保护胸前的手,几乎用暴力拉开睡衣的衣领,立刻露出雪白的乳房,比想像的还要丰满。

「不要看!不要┅┅」不管婶婶如何反对,一彦几乎陶醉地望着形状美好的丰满乳房,可是心里立刻出现无比的欢喜,不顾一切地把乳头含在嘴里。

「嘻嘻嘻,嘴里说不要可是,身体是很敏感的,一定想男人很久了吧?」一彦抬头时嘴和乳头间还出现一条唾液的线,用手指捏起已经硬化的乳头,还想开玩笑似地用手指弹了一下。

「乳房便已这种样子,最重要的地方一定湿淋淋了吧?」一彦故意在婶婶的耳边悄悄说,同时右手在夹紧的大腿根上游动,准备拉开睡衣的下摆。

「太过份了,这有甚么好玩的!」婶婶歎了一口气,把红润的脸孔转向另一边,成熟的肉体不再用力,好像认命似地躺在那里不动。

」一彦把二根手指送到婶婶的鼻前,强迫她闻手指上的味道∶「有味道吧?甜甜酸酸的,无法形容的味道。

「婶婶,已经认命了吗?把那种古老的思想赶快抛弃掉,尽情享受眼前的快乐吧!」一彦抬起上身,一下就把包围着丰满的脱下去,还用力撕破。

「啊┅┅终於┅┅我要怎么向死去的丈夫道歉┅┅」敦子好像百感交集似地流下眼泪,对想要把她大腿分开的一彦说∶「一彦,求求你,用那个绳子把我绑起来吧。

「婶婶,坐起来,把双手放在背后吧!」一彦这么说完以后,自己也衣服,露出有强壮肌肉的。

一彦几乎看得发呆,可是情欲胜过胆怯的心,立刻蹲在婶婶的背后,把双手放在一起用棉绳缠绕,然后在丰满的乳房上下也用棉绳,虽然是第一次,还是绑得不错。

可是敦子还是把头转过去不肯看,尤其这个化妆台视丈夫生前特意买来送给她,已经使用很多年,所以不想再这个镜子里看到自己对丈夫不贞的。

「哼,又不是小女孩,已经不很怕羞的年龄了吧?」一彦这样嘲笑畏缩的婶婶,同时用手开始抚摸圆润的∶「婶婶,你一定不肯看镜子的话我还有别的办法。

」被一彦的手指摸到身体最神秘的地方,敦子发出惊慌的声音,被绑的上身向后仰,同时拼命扭动丰满的想逃避。

「我看┅┅我看镜子┅┅所以快把手指拔出去┅┅」连去世的丈夫都没有碰过的受到玩弄,敦子的理性立刻崩溃,在慌乱中说出屈服的话。

「看吧,这样也值得哭吗?」一彦仅靠在婶婶身上怕她站不稳,哼医生表示对婶婶哭泣的不赧,但还是停止挖弄,把插在里面成勾状的手指拔出后,送到自己的鼻前。

一彦根本不理婶婶的话,把她从后面抱紧,立刻用右手抚摸的下腹部,那里有浓密的三角形草丛覆盖,已经被溢出的蜜汁变得湿润。

「已经这样了,还说没有感觉吗?」一彦好像在卷曲的三角形上梳一样地抚摸,然后把沾上蜜汁的手送到婶婶的鼻前∶「差不多该承认自己的性癖了,那样以后,我弄起来也才有意义。

一彦看着镜子里和真实的婶婶,把送到鼻前的手指改放在婶婶的嘴边抚摸∶「现在把这个髒手指含在嘴里舔乾净吧,待狂的婶婶一定能做到的。

「你太狠了┅┅」敦子流下眼泪,但话还没说完就已经感到呕吐感,虽然如此,从下腹部的深处涌出使她坐立难安的甜美搔痒感,不知不觉中溢出了大量蜜汁。

(啊┅┅随便你弄吧┅┅)敦子好像豁出去似的在兴奋的情绪下抛弃贞洁女人的假面具,大胆地用舌头舔强迫插入嘴里的手指,虽然为屈辱感难过,但还是把手指上的淫物舔乾净,和口水一起吞下去。

」一彦像胜利者般发出笑声,右手又到下腹部的草丛上,一面在卷毛上玩弄,一面把手指插入已经完全湿润的里。

」微微隆起的花瓣,显示出美妙的收缩感夹紧手指,不过被茂密的芳草所阻碍,没有办法看到蠕动的洞口。

」一彦在婶婶耳边说些风凉话,又要婶婶把双脚向左右分开∶「还犹豫甚么呢?就算做出高雅的样子,去世的丈夫也不会高兴的。

「啊┅┅我马上分开腿给你看,所以千万不要玩弄我的┅┅」敦子的被摩擦后,连忙把光滑的双腿慢慢分开,她的体型是腰比较长,不过双腿分开了适度的时候,就特别挺出,把花园的前景完全暴露在镜子前。

「真让我感动,婶婶能自动地把完全开放┅┅」一彦弯下上身,把头伸到婶婶的下腹部,然后看镜子和实物做比较,毫不客气地批评∶「哦!不愧守了八年的寡,的颜色还是很好,不过由於太多禁欲的关系,有过份湿淋淋的坏处。

」一面说一面用手指灵巧地把包皮拨开,在镜子里能看到鲜艳玛瑙色的肉芽∶「嘻嘻嘻!好像活生生的红宝石,而且还和一样,头部在振动。

强烈的羞耻感已经把眼泪烧乾,敦子对自己的肉体感到恐惧,好像就快要被快感的波涛吞没,但也只能无力地摇头,可是也没有办法熄灭像野火般燃烧的欲火,只能勉强维持自己不疯狂地而已。

「不要说违心之论,我已经看穿婶婶的心了,实际上是恨不能马上用我的给你插进去,我说对了吧?」一彦一面用挖苦的口吻说着,一面玩弄充血的肉芽∶「不过,我也不会轻易让你泄出来的,因为婶婶还要做很多比死还要羞耻的事。

敦子的柳腰开始微微颤抖,好像就要达到性,一彦才急忙放下肉芽,婶婶好像假装平静的样子,实际上可能已经达到。

「嘻嘻嘻,真是的姿势,很多毛的肉缝已经张开嘴,连尿道口都露出来了,不要客气,快嘘嘘吧!」

一彦在婶婶的耳边不断说嘘嘘,同时摇动她的身体,暴露出来的和镜上画的椭圆形重叠时,形成无比淫猥的拼图。

如果是平时的敦子,一定会立刻拒绝,可是到前,在进退不得的状态下,身体里的搔痒感使她非常痛苦。

一彦好像很认真地用手指放在角落的皮包,那里装着除了棉绳以外,还有锐利的剃刀、用来封嘴的胶带,还有半打浣肠器。

数到「七」时,被婶婶的尖叫声所打断∶「等一下,你真的想浣肠┅┅为什么要这样折磨我?」敦子拼命地摇头,脸上已经没有血色。

)敦子在心里向丈夫道歉,紧紧闭上眼睛,把所有神经集中在下腹部的一点上,可是受到羞耻心的作用,虽然有痒痒的尿意,但还是没有办法尿出来。

敦子听到一彦的嘲笑,不断地暗示自己,告诉自己现在是在厕所里,大约在三分钟后,尿意胜过羞耻的刹那终於来临。

「啊┅┅尿┅┅一彦,不要笑我┅┅」敦子的身体颤抖,把苍白的脸孔转过去靠在一彦的肩上,就在这刹那就从花园的上端喷出一条浅的水流,形成抛物线打在镜面上。

」一彦没想到量会这么多∶「真惊人啊,我本来以为婶婶尿尿也是很幽雅的,可是这样子和马没有两样。

」一彦重新新抱好敦子的身体,让抛物线能击中镜面上的口红,可是抛物线逐渐失去力量,没有办法沖到镜面上。

「不能再哭了,母狗就要有母狗的样子,趴在这里把举起来吧!」不准婶婶侧卧在卷曲的棉被上,立刻命令她摆出狗爬姿势,同时瞄准丰满的毫不留情地用手拍打。

敦子的理性已经麻痹,对一彦的嘲笑也没甚么特别羞耻的反应,甚至於事到如今希望快点完成不伦的行为。

「一彦,求求你┅┅快一点用你的鸡鸡给我插进来吧!」恼人地扭动高高举起的,甚至不惜说出男人性器的俗称。

一彦来到婶婶被分开用力夹紧的双腿,双手抱紧柳腰,一下子就突破花园,以野兽的姿势和婶婶结合在一起。

「啊┅┅」从婶婶的嘴里发出野兽般的吼声,压在棉被上的脸显出苦闷的表情,但立刻又发出的浪声,使得围绕的淫肉开始收缩。

一彦咬紧牙关,拼命忍耐腰骨也要融化般的美妙感,用尽全力,引以为傲的大变成肉的凶器,自由自在地挖弄,不断和黏膜摩擦发出的声音。

不顾一切地哭泣,为八年来没有尝到的男人强有力的,感动得忍不住发出欢喜的话,下意识地配合活塞运动,有节奏地扭动。

「啊┅┅太好了┅┅因为太舒服┅┅马上就要泄了┅┅一彦快给我最后的一击吧┅┅」敦子表示自己快要泄出来,啜泣声也跟着升高。

「啊┅┅婶婶┅┅」一彦的感也到达界线,下半身开始颤抖的刹那,把生命的泉源喷射到子宫深处。

」敦子偷偷看化妆台上留下的尿滴,脸色更加红润了∶「我自己都很意外为什么能做出那么大胆的事,结果把化妆台也弄髒了。

」本来半信半疑的一彦,也逐渐地相信婶婶说的话,但这样一来就觉得更尴尬,急忙解开婶婶的,产生后悔的念头。

」作母亲的表示不要责怪女儿∶「而且虽然对死去的丈夫很对不起,但我对今天晚上的事一点也没有后悔,甚至於还感谢你和女儿。

「我只顾到自己的面子,自己把自己关在寡妇的身份里┅┅可是每天只有很寂寞的生活┅┅」说到后来觉得心里的限制完全解脱,敦子把手放在胸上轻轻歎了一口气∶「说起这八年以来,贞洁寡妇的名义反而害了自己,一直欺骗自己,可是今后我要┅┅」

「今后要怎么样呢?」一彦轻轻地在婶婶的背后拥抱∶「那么,我来说吧,明天晚上我也偷偷来这里,婶婶是把我赶走还是┅┅」一彦在婶婶雪白的后颈轻轻地吻,然后等待婶婶的回答。

也许受到一彦的感泄,敦子疯狂地说完之后,主动地献出香唇,立刻被贪婪的大嘴盖住,敦子的舌头被吸得快要断裂,同时丰满的乳房也被用力抓住揉搓,而且还有一只手伸入软绵绵的双腿之间,毫不留情地在完全成熟的肉缝上玩弄。

」就连一彦自己都感到惊讶,眼前的女人真的就是那个充满高雅气质的婶婶吗?真的非常怀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看错人。

「那就要婶婶尝一尝比死更羞耻的事,例如┅┅」一彦陶醉地看着连眼神都改变的婶婶,把心里想到的事直接说出来。

」敦子瞪一眼在自己脖子上吹气的一彦,下意识地露出妖媚的眼神,推开一彦不断爱抚的手,然后慢慢起来做出蹲姿∶「一彦,要看的话就到前面来吧,对你很忠实的奴隶要用尿在棉被上画地图了。

」敦子露出陶醉的表情,好像有甚么东西附在身上一样地说,还从蹲姿慢慢慢扩大分开双腿,把有茂密草丛的花园全部都暴露出来。

「嘿嘿嘿!不知道会出现甚么样的地图?快一些尿吧!」一彦仰卧在棉被上像乌龟一样抬起来,瞪大眼睛看花瓣的模样。

「淋到会使我更高兴,对了┅┅就尿在我脸上吧!」一彦说完就改变身体的方向仰卧∶「来吧,婶婶不要客气,骑在我的脸上,我就拿婶婶最喜欢的鸡鸡作奖品。

」敦子变成姊姊说话的口吻,羞红的脸更红,战战兢兢地骑到一彦脸上,用银花把一彦的嘴盖住∶「这样可以了吗?」

一彦的嘴和舌头同时开始蠕动,钻入花瓣的肉缝里,敦子也好像很怕搔痒似地扭动柳腰,但也立刻弯下上身,用羡慕的眼光看着耸立的,对第一次的虽然感到困惑,但在伞一般的头部轻轻地吻,然后把又大又热且还在脉动的吞进嘴里。

此时在肉芽附近发现有一点发白的米粒大小的尿道口,就立刻卷起舌尖,在尿道口上摩擦,希望能很快产生尿意。

「啊┅┅一彦┅┅你也快在我的嘴里射出吧!」在婶婶下面仰卧的一彦要求快一点撒尿时,骑在上面的敦子也要求快一点,二个人的呼吸都很急促,彼此吸引进入疯狂的状态。

「唉呀┅┅一彦┅┅尿要出来啦┅┅」还是敦子先发出叫声,柳腰也开始颤抖,从尿道口滴出尿汁;「啊┅┅我也忍不住了┅┅」温热的尿进入一彦的嘴里时,一彦也开始在婶婶的嘴里。

「我真不明白,由香她为什么要说那种谎话?」在浓厚的满足感中,一彦趴在棉被上,像说给坐在旁边的婶婶听∶「她说婶婶是沉迷於的待狂,好像真的看到一样来煽动我,我还傻呼呼的被她骗了┅┅但真不知道由香是甚么意思?我和婶婶发生亲密的关系对由香有甚么好处呢?」

」敦子对自己的判断点点头,少许向前弯下说∶「我的女儿好像爱上你了,而且是相当热烈的,也许你不相信,但在我女儿那年龄是常有的是,你们虽然像亲兄妹一样,但毕竟还是堂兄妹。

敦子好像对自己没有尽早地发现后悔得皱紧眉头,然后对仍露出疑惑表情的一彦说∶「她是没有勇气也没有机会表达自己的爱情,多年来像真的兄妹一样,可能早就发现你的性癖,於是设法让我作替身刺探你的心意,我是她的替身,用听起来很像的故事来煽动你,我想一定是这样的。

」一彦的快感余韵已经消失,爬起来在被上盘腿坐下,(由香会爱上我┅┅)这样一来,也想到很多可能的情形∶「我太疏忽了,她本来就在我的身边。

「怎么会后悔┅┅就是变成和女儿抢你的情形,我也不会退让的,中年女人一旦豁出去,那是不会轻易退缩的。

」敦子叫一彦要多小心,用妖艳的秋波掩饰心里对女儿的嫉妒心,那种表情使她完全抛弃八年的孤独时间。

「你的意思是说,她没有待狂倾向吗?」敦子的坐姿越来越充满∶「对女性是不应该从外表判断,如果说待狂的倾向,说不定还超过我这个母亲,不然就不可能缠着你这个狂计画这种事。

一彦露出分不出是困惑还是喜悦的表情,心里想到由香的年轻肉体,就是穿宽松的洋装也能看出出众的美妙体型,把这样的人衣服,在是赤裸的身上用绳索,不知道由香会做出甚么样的反应?母亲看到后有甚么反应?狂的最高理想就是母女一箭双雕,这种梦想也许能实现。

」敦子很从容地点头,从一彦的间上抬起头,可是好像难舍难分地,没有放开一彦的手臂∶「我女儿在哪里呢?」

「不可能吧,再怎么说也是┅┅」一彦突然向纸门的方向看去,纸门留下能通过一个人的缝隙,卧房的灯光漏到外面的客厅,一彦立刻过去用力拉开纸门。

抱歉,又是拖了好久才出,实在应该撞豆腐了,小弟真是汗颜无地啊!不过趁着现在是暑假时间多,一定会赶快把这篇打完的,还望各位多多指教。

「你从甚么时候就在这里了?」一彦以尖锐的口吻问的同时,回头看背后的婶婶∶「婶婶是已经知道由香在偷看┅┅」

敦子点点头,又恢复原来端坐的姿势∶「但也是不久以前,我再怎么样,如果正在那个时候发觉,也没有办法保持平静了。

「由香,你从甚么时候就站在那理得?妈妈是一点也没有发觉┅┅你一定轻蔑妈妈了吧?」敦子拉起急忙摇头的由香的手也露出複杂的表情∶「一切都让你知道了,反而觉得很爽快,可是在做同样的事,我就真的不答应了。

敦子抱紧流着眼泪道歉的女儿,也忘记自己是赤裸的,抬起美丽的把脸靠在女儿的脸上轻轻地摩擦着∶「妈妈的判断是不是很正确?」

「妈妈,我┅┅」由香开始啜泣,张开嘴想说话后又闭上,然后好像下定决心,抬起头后用一彦也能清楚听到的声音说喜欢∶「我喜欢一彦哥┅┅可是我怕羞┅┅说不出口┅┅」

「你真傻,既然喜欢就应该和妈妈说一声的┅┅」敦子温柔地爱抚啜泣的女儿的后背,露出妖艳的眼神瞪一眼站在旁边的一彦∶「可是,偏偏爱上狂,今后会很痛苦的。

「啊┅┅由香┅┅」敦子对女儿能说出这种化,产生很複杂的心情,心里也感到一阵刺痛∶「可是你也要知道,妈妈和你一样需要一彦,这是你一手造成的┅┅妈妈不许你一个人独佔。

」敦子也唯有这个时候大声地对亲生女儿表示绝不退让的态度,虽然时间不会多,也希望一彦是他的情人。

「由香,你刚说的不是骗我的吧?」一彦拉开永抱在一起的母女,进入二个女人之间,同时让萎缩后仍旧很大的对准由香的脸。

由香慢慢站起来,美丽的眼睛看着自己的脚尖战战兢兢地解开睡衣钮扣,好像有了心理准备,睡衣里甚么也没有穿。

「啊┅┅羞死了┅┅」由香对於暴露出乳房好像感到很难为情,双手抱在胸前,因此反而忽略有倒三角形的丛草地带和花园,只好夹紧修长的双腿不安地扭动。

由香耸耸肩,慢慢地把放在胸上的双手放下去,就是C罩杯也不能完全包容的大乳房,完全暴露在空气中。

十七岁才刚到达成年人入口处的由香,是不足以让人认为是完全绽放的花朵,但皮肤的光泽可以弥补那种生硬,而且在修长的身上有几乎不相配的巨大乳房。

」以文雅的身段悄悄地站在女儿身边的婶婶的乳房也表现出漂亮的形状,不过年龄是无法演是的,和女儿比起多少有一点松弛,但有更美妙的。

虽然还是不敢正面看女儿的脸,但用双手扶在下腹部上将双腿分开到最大的限度∶「由香,你看吧,这就是把你生出来的┅┅妈妈的。

「啊,妈妈┅┅我也不会输的,看我还是的吧!」由香也看着母亲的身体,把有如羚羊般修长的双腿向左右分开,耻丘的部分和母亲很像,一片发出光泽的丛草,粉红色的花瓣显示出是未经开发的地。

由香一心一意地不想输给母亲,虽然嘴唇咬得快要出血,但还是把用力挺出,整个身体向后弯曲成弓形,同时双手放在形成丫字形的耻丘上,把闭合的花瓣张开。

」无论是色泽还是形状,很显然地比较丑恶,敦子好像歇斯底里地说完后,发作似地用手抓成熟到极点的淫肉。

「哦,要在自己女儿面前表演吗?」一彦立刻来到由香背后紧紧靠在她身上,好像故意作给婶婶看。

」一彦用手从乳房下面向上抚摸,对点燃起嫉妒之火的婶婶闭起一只眼睛示意,「婶婶听到了吗?输的人就要喝我的小便。

由香觉得奇怪,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有了尿意?脑海里出现母亲向化妆台尿尿的情景,如果这样下去一定会弄髒脚下的棉被,想到自己站着尿尿的情形,脸已经红到耳根。

「你现在已经没有时间了,不怕落在妈妈后面吗?」一彦这样对由香说的同时,把她转开的脸用手扳回来让她面对母亲∶「看你的妈妈真了不起,已经真正了。

母亲白鱼般的手指把鲜红色的花瓣分开,表现出巧妙的指法,那里已经被涌出的花蜜弄湿,手指和花瓣互相摩擦发出的水声。

「不,我也要弄,饶了我吧!」由香急忙摇头,红红的脸显得很紧张,双手把花瓣拉开,战战兢兢地把手指插进去,惊奇的是,那里面热呼呼地湿润,好像等待手指的侵入,里面的肉开始蠕动。

)由香仰起脖子,从喉头发出「呜呜」的声音,已经开始在阴核上玩弄,因为是,所以由香的无论如何都会以阴核为中心。

「啊┅┅妈妈,真的没有关系吗?我要弄髒棉被了┅┅」由香朦胧的视线,看母亲的好像在雾中,但能听到断断续续的哼声,在此以前对妈妈的高雅印象,现在已经完全不存在。

」由香觉得在很远的地方有人叫自己的名字,同时觉得在脑海里散发出火花,由香张开眼睛,觉得脸颊火辣辣的热,呆呆地向四周看。

」侧坐在棉被上的由香,在羞耻中还没有忘记刚才比赛,吃呆的眼神慢慢回复光泽,坐在身边的母亲也跟由香一样,还徘徊在的余韵中,露出的表情。

「我说的话,你没有忘记吧?」一彦说完就抓住想后退的由香,把露出哀求表情的由香,强迫把脸拉过来要她把半硬的含在嘴里。

「啊┅┅我能喝下去吗?」由香露出快要哭的表情,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战战兢兢地用双手握住,可是还完全没有经验的由香,不是轻易就能把那种东西含进去。

」好像是故意说给由香听的样子,一彦说完就瞄准露出陶醉表情的婶婶红唇,向前挺,湿湿的红唇好像在等待这一刻,立刻把一彦吞下去。

」由香觉得自己一个人受到疏远,那个刚刚还觉得很可怕的东西,突然变成无比珍贵的宝贝,同时对一彦立刻转向母亲的态度感到气愤。

一彦是故意对由香冷淡,以便使她能主动地喝尿,如果嫉妒,能使年轻的女儿和婶婶一起要求喝尿,那是最美妙的事了。

「啊┅┅唔┅┅好喝┅┅」婶婶雪白的喉头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来不及喝下去的尿液留出来顺着脖子流下去,闭上眼睛露出陶醉的表情,向有甚么东西负在上面一样,妖艳无比。

「妈妈┅┅我怕,我们这样下去会变成甚么呢?」妈妈的恐惧感也传惹给女儿,雪白的身体冒出鸡皮疙瘩不停地颤抖,下意识地扭动丰满的。

」一彦急忙回到卧房拿来装有很多道具的皮包,从后面追上母女时,母女正停在走廊边,好像不敢跳下去。

二个女人户望一眼忍祝悲惨,露出体贴对方的眼神,很奇妙地没有产生怨恨一彦的心情,二个人争先恐后地扭动做出忠实母狗的样子。

」天上的月亮已经微微向西倾斜,小小的院子里风也不大,但是还是有点量,在地上爬的母女还是感到有点冷。

「嘿嘿嘿,真是不知羞耻的母狗,想母女争夺次郎吗?」一彦捧腹大笑,然后把洒水用的皮管接到自来水龙头上。

」一彦用嘲笑的口吻说,同时要母女离开次郎,而且以她们漠视自己为理由,要她们做母狗站立的姿势。

」由香这次为了抢在母亲前面,由四脚着地的姿势,变成坐立的姿势,虽然羞得脸色通红,但还是把双手放在胸前,做出母狗站立的姿势。

」一彦拿起水管打开水龙头,把水浇在母女的头上,很快二个人都变成落汤鸡,在月光下全身发出光泽。

」母女的身体都在颤抖,还是不得不把大腿向左右分开,暴露出对刺激最敏感的秘部,母女二个人都咬紧牙关忍受喷水的强大力量。

」一彦抚摸次郎的头,看到母女寒冷的样子,举起手中的树枝说:「你们怕冷的话,要想办法使身体暖起来。

「预备┅┅跑!」敦子开始向前爬,由香也跟在后面,母女二人围绕樱花树奔跑,跑得越快,扭动得越,现在想要避寒只有这个方法。

」一彦追在二人身后,用还有樱花的树枝打在母女的上,樱花立刻散落,到只剩下树枝时又换一枝新的树枝。

」母女二人从呼呼喘气的嘴里发出哀怨的声音,的也出现鲜红的痕迹,能说明用树枝打是多么残忍,而一彦看到樱花飞散的样子,更陶醉在打的行为中。

随着打在上的声音,樱花的花瓣像雪片一般飞散,落在母女赤裸的身体上,母女都痛苦扭动身体,但还是很坚强地继续保持受的姿势。

」一彦一身是汗,呼吸也急促,丢下手里的树枝,用脚踢二个女人的,「还不快跑,哪一个输了的,就要和次郎欢好。

母女争先恐后地为着樱花数奔跑,可是敦子毕竟年纪较大,首先忍不住扑倒在地上,「妈妈,不要这样,实在太过份了。

」温柔地说着,敦子用脸颊再次郎的脸上摩擦,让自己的情绪慢慢昂份,右手慢慢向下移动,战战兢兢地摸到次郎的。

(终於有了,还从鼻子发出哼声,好像很陶醉的样子!)靠在树上的一彦,因为也是第一次看到,兴奋地瞪大了眼睛。

」在樱花树下被敦子雪白拥抱的次郎,开始不停地摇动,接受敦子雪白手指的地方,出现圆锥状的头部。

被一彦从后面紧抱的由香,慢慢抬起哭湿的眼睛,看到母亲雪白的身体和黑毛的次郎纠缠在一起,由香紧张地把脸转开,可是从次郎下腹部突出的那根丑恶东西,深深地印在眼里。

「由香,你早就想让我绑成这样了吧?」一面说一面把隆起富有弹性的乳房抓在手里揉搓,手掌理的感觉可说非常好。

」由香的双手绑在身后,只好慢慢扭动上身,把脸靠在地上高高举起,希望能早一点达到的目的,下意识地扭动被打肿的。

」敦子离开次郎,恢复成四角浊地的姿势慢慢爬过来,知道该发生的事情就要发生了,心里反而感到平安。

母女各自怀着心事,都把美丽的身体贡献出来,等待着受的一刻,就算是野兽的次郎也感到兴趣的,又严肃的姿态。

」一彦先退回后,在对未曾开通的,不断地增加力量向前挺进,伴随着由香急促的呼吸和不断地,终於整根没入。

由野兽带来待狂的喜悦感,不知何时取代恐惧,敦子高高地抬起,右手身到后面摸到次郎的淫具。

一彦和次郎一人一兽,竞赛似地开始摇动下半身,毫不留情地在母女的里,敦子已经忍不住大声,由香也渐渐嚐到的快感,从原本的哭泣,渐渐转为的声音。

母女俩雪白的肉体上满是汗水,诱人的生和肉体撞击的啪啪声交织成的交响乐,初经人事的由香,很快就被一波波的快感送上了绝顶的高峰,一彦感到由香的突然不断地夹紧,酥麻的快感似乎也到了极限,他死命地冲刺了十几下之后,把全射在由香身体的深处,另一边的次郎也开始泄精,好像很舒服地垂下尾吧。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dcjiah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