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冠希艳门照

“你手里的那些我可看不懂。”西宝将小脑袋从漫画里抬起来,瘪了瘪嘴,“放心啦,我以后会看的。”

“你在这里上班吗?”西宝抬头一看,顿时有些惊呆了,面前这栋高楼像金字塔一样,周围的建筑物也都透着一种豪华感,无数的玻璃在阳光的折射下熠熠发光。

西宝小小的身子站在厉漠琛的身后,他望着厉漠琛走在前面的颀长的身影,不禁对厉漠琛有些佩服,能够在这种地方上班的人,一定很厉害吧,尤其是昨天去厉家的时候,那么豪华的建筑物……

“我以后也要成为像你这样厉害的人。”小家伙仿佛给自己打气,小短腿往前跑了几步,跟上了前面的厉漠琛。

身材修长的男人穿着一身法国高定手工西装,那立体的面庞在晨光下格外的英俊,被保镖拥簇着走进来,浑身都散发尊贵强大的气场。

最让人震惊的,是他牵着的小家伙,卫衣,背着一个酷酷的小书包,粉玉雕琢的小脸,软软的头发,在阳光下镀了一层浅金色。

那小家伙的五官简直跟总裁厉漠琛神似!尤其是那双眼睛,深邃如墨……

“小孩子也太好看了吧,长大之后又是男神一枚啊!不知道要勾了多少女孩子的魂……”

“这简直就是总裁的小翻版……小孩子妈妈是谁呀?简直是拯救了全宇宙!”

西宝随着厉漠琛走进了旁边的总裁专用电梯,他被这些八卦吓了一跳,感觉自己就像大熊猫一样被人围观……

西宝弱弱地抬头看了一眼厉漠琛,他下颔的线条紧绷,旁边的许让叔叔在跟他说着一些西宝听不懂的专业术语。

西宝小尾巴一样跟在厉漠琛的身后,他踮起脚来,看见了桌上的牛皮纸袋,大抵心里也猜到了些里面是什么。

厉漠琛心里的大石头终于落地,他觉得心情在这一瞬间很是通畅,连呼吸都不自己觉的有些加快,他的手紧紧地捏着那张纸,眼睛也直直地盯着那一行字,明明就短短的几个汉字,但是却让厉漠琛的心情瞬间晴朗。

他也希望厉漠琛是他的爹地,厉漠琛很厉害,对他也不坏……在小孩子潜意识里,似乎已经默认了厉漠琛。

看到最后一行字,小家伙睁大了双眼,满脸都是惊喜,声音也是雀跃,“你真的是我爹地!你是我爹地!”

“我有爹地了!我以后再也不用让汤姆熊陪我了!”西宝兴奋极了,小小的身子窝在厉漠琛的身上,简直像一只快乐的树袋熊。

“嗯,我书包里那个公仔,”西宝认真的说,“是我以前最好的朋友南宝被爸爸妈妈接走的时候送给我的,那是陪了他四年的公仔,他说有汤姆熊,我也一定会找到我的爸爸妈妈。”

跟小家伙亲近了一番,小家伙按捺不住好奇心从他的腿上跳了下去,西宝找厉漠琛要了手机,说是要给福利院的老师打个电话告诉她这个好消息……

“今天把西宝的户口和上学的事情敲定。”厉漠琛看了一眼正踮着脚看他的收藏展柜的小家伙,由衷地笑了笑。

厉漠琛推了上午的工作,专心的陪着西宝,苏青给小家伙买回来了一堆乐高玩具,小家伙显然也很有兴趣。“咦,这一个零件放在哪里?”西宝在福利院的时候可没有玩过这些高档的玩具,这对于他来说是新事物,自己对着说明书仔细的研究着。

“我看看。”厉漠琛从西宝的手里拿过了零件,瞥了一眼说明说,将零件准确的放在了小火车的头部,“在这边。”

闻言,西宝突然抱着玩具不动了,低着小脑袋,似乎在想着什么,而后,他脸上满足的笑容突然渐渐消失了。

“嗯……”西宝似乎有些不确定,他抬起了头,一双大眼睛看着厉漠琛,声音有些怯怯的,“爹地,我想问……我妈咪,她在哪里?”

厉漠琛本来想说是,但是看见西宝一直盯着他,大眼睛里甚至有些微弱的水光,小嘴又抿出倔强的弧度,还真是跟江晚一样的神情,厉漠琛的到口的话哽住了,他说,“不是。”

“你妈咪,”厉漠琛同西宝坐在沙发上,盯着西宝的那双纯真的大眼睛,他突然使坏似的,故意说,“你妈咪很笨,有一次出去,迷路了,连你都弄丢了。”

“好了,你先自己玩一会,爹地打电话问问你学校的事情。”厉漠琛站了起来,又揉了揉西宝的小脑袋。

“好。”西宝很是乖巧,只是心里却压了一个大包袱,他妈咪在哪里呢?走丢了……

“喜欢的名字?”西宝坐在沙发上,歪着小脑袋,好像思考了一会,但也没有很久,“不然就叫厉西吧,大家都叫我西宝……”

他拧起了眉头,“不行,这个名字不好听,你现在已经不是福利院的西宝了,你是我厉漠琛的儿子,盛京集团的继承人,名字需要大气一点,有特殊的寓意。”

“厉江佑……”西宝捏着小火车玩具,撇了撇嘴,“不好听哦,寓意在哪里?”

“那江呢?”西宝显然有点不算开心,江这个字,他可不知道有什么寓意……甚至有点土土的。

他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了江晚的面容,那双澄澈的杏目弯弯,露出笑容的时候,温柔和煦……

厉漠琛的心里有一种怪异的感觉,仿佛有什么堵在胸口,他一把拉开了门,哑声对西宝说,“下午苏青会带你去看学校,好好准备准备。”

厉漠琛回了自己的办公桌,抬头透过玻璃望了一眼专心的西宝,江晚的面庞始终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也不知道江晚到底是如何的狠下了心,将小小的西宝扔到了异国他乡的福利院……

想起西宝这些年受过的苦,那样一个小小的孩子,独自在国外长大,直到一年前才被接回了国内的福利院,这样颠沛流离的生活,根本就不应该是一个小小的孩子应该承受的。

所以现在西宝也格外的懂事,甚至也格外的没有安全感,厉漠琛忘不掉才见到西宝的时候,西宝眼睛里的警惕……让他心疼。

“是!”苏青应下,立即联系了出入境管理的朋友,不消片刻,苏青便答复,“厉总,江小姐在五年前并没有任何的出境信息,甚至,江小姐也没有任何国家的签证。”

那边的老院长回忆了一下,“抱歉,我不知道是谁,那是圣诞节的前夕,福利院早早的关了门,但第二天我一早起床为孩子们准备礼物,就看到了外面有一个被棉被包裹着的小孩子,就在我的门口,他的小脸都被冻红了,太可怜了,我就把他抱了回来,可惜我们的福利院门前监控坏了,我发布了新闻,但并没有人认领这个可爱的孩子……”

厉漠琛挂了电话,关于西宝如何出现在异国他乡,似乎变成了一个谜题……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dcjiah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