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守村妇

偶然的课间,别人都在高谈阔论或嬉笑打闹,唯独枫戴着耳机,摇头晃脑地练歌,唱着唱着不知跑调到哪里去,怎么说呢,类似咆哮哥的感觉。有人听不下去,大声叫嚷,别唱了,别唱了。这家伙仿佛耳朵塞鸡毛,一副旁若无人的样子,真是意志坚定哪。

嗯,简发现他学习不错,数学尤其厉害。简最头痛的就是数学。某次课间,跟一道几何题大战,怎样都不得要领,偏偏后桌歌声不停,简心烦意乱地摔了铅笔。

突然,枫从后面凑上来说:“让我看看。”奇怪,辅助线一画,简单明了,一讲解就懂。心情一下阴转晴,想说声谢谢,那家伙又戴回耳机哼起了歌。

以后,碰到不会的数学题目,总是条件反射地转过身去,每一次都那么难得的耐心,每一次都不会失望。

高一结束,在父亲的安排下,简参加邻镇的县重点中学暑期班,提前学习高二课程。认识一男生,彼此投缘,高二返校后,常常互通书信,聊学习聊琐事。

一次,男生突然在信里说,做我女朋友吧。简心底是抵触的,找枫商量怎么拒绝不伤人。枫一问男生的名字,说知道这个人,并且口碑一般。于是,在枫的授意下,简回信说自己有男朋友了,为避免男朋友误会,还是不要联系为好。

寒冷的冬天清晨,勉强起来上早自习,总是没睡够的感觉,简趴在靠窗的位置,迷迷糊糊打起盹。“嗨,别睡啦!”半梦半醒间,被突兀的声音吓一跳,简不情愿地睁开眼,朦胧间只见一只金色大帆船,揉了揉眼,仔细打量,居然全部由一分钱的纸币折成!

“生日快乐!这是一帆风顺,送你的!”简小心翼翼地接过,视线对上枫布满的双眼,就知道他熬了不止一夜。几百张纸币折折叠叠,得耗费多少时间和精力?来不及惊讶,且慢,刚刚从宿舍到教室,他是怎么雄赳赳气昂昂地穿过那些看热闹的目光?想到这,简突然脸红了。

简是快乐明媚的女孩子,从小到大,示好的男生不在少数,收到的礼物不计其数,这么用心的礼物却是第一次。

两个人都是阳光开朗的个性,相处愉快,基本上不吵架,偶尔生气也很快不了了之。一次不知为什么事,冷战好几天,不管枫怎么逗,简就是不肯理人。课上,枫不管不顾扔来一团纸条,怕被老师发现,简赶紧拿起,摊开一看,画着两个小人,男生向女生哈腰鞠躬,一副奴颜婢膝的表情,配的文字是三排不同字体的“生气会变难看”,简忍不住乐了。

简家住高中所在镇上,每个周末都回家。星期当中,母亲还是经常炖了猪心、鸡鸭之类,差父亲送来。简转手就塞给枫,理由是怕发胖。其实是因为枫家太远,一个学期也没几次回去,怕他营养跟不上。

升入高三,简越来越焦虑,多次以好好学习为由与枫闹分手,可不出三天,两个人又会唧唧歪歪粘到一起。

高考是分水岭。枫毫无悬念地考上外省不错的学校,简落榜了。从小没受过什么挫折的人,承受不住如此打击,一下子懵了。整整一个暑假窝在家里,懒怠见人,最后听从父母安排去高复。其间,枫打了好多电话到家里,父母都有点知觉,碍于简情绪低落,倒也没明着说什么。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dcjiah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