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涛胸涌

医生带着些许怜悯地把手里的报告单递给了林溪,薄薄的纸张散发着浓郁的消毒水味,“不过你不要放弃,现在好好接受治疗的话,有三成的机会。”

医生狐疑地看着林溪,犹豫着开口又抛出了一个深水炸弹:“林小姐,您现在还怀有身孕,您知道吗?”

心中刚做好了一个最坏的打算,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林溪觉得自己脑中似乎有一个胀到极限的气球,“嘭”的一声,她崩溃了……

走出医院,做了一个深呼吸后,她拿出手机熟练地拨出了一个久违的号码,林溪以为这通电话要么无疾而终,要么永无止境地响着忙音,没有想到的是,电话那头很快就接通了。

“我怀孕了,你不是有离婚的念头吗,今晚回来,说不定我还会同意。”话毕,林溪就迅速挂断了电话。

“把孩子打掉!”刚进门的顾千辰已脱去了外套,烦躁的扯着自己的领带,语气是十足的恶劣,仿佛说话的对象是一只过街老鼠,不过林溪在他眼中和过街老鼠也没什么区别。

林溪一声苦笑,上前想要帮顾千辰把外套脱掉,“在公司忙了一天很累了吧,我待会儿给你做你你爱吃的蛋花汤……”

只听男人冷戾道:“从你在电话里告诉我怀孕开始,我就让秘书去买了打胎药,像你这种女人,根本不配生下我的孩子……”

等到灌完,顾千辰看着她这副可怜虫的模样转身就要开,林溪却突然抓住了他的脚,对他道:“我生病了,很严重的病,是绝症……”

“是么。”顾千辰微微侧身,看着狼狈不堪的林溪,“那祝你早死早超生——”

她没有继续多想,直接飞奔进洗手间,用手指去抠喉咙,直到把自己抠到反胃,那些吃进去的药丸这才全都吐了出来。

于是她出门去买菜,但她时刻记着吴桐在电话里对她说的话,所以她在出门的时候,包里装了一把水果刀。

车上冲下来几个黑衣男子,个个身高体壮,配合默契地把一块浸透了的手帕捂住她的口鼻,凑巧这个时间点街上没人,黑衣人便干净利落的把她抬上了车。

这是一间昏暗无光的房间,四周没有窗户,面对着她有关得很严实的一扇铁门,开裂的木头地板和结满蜘蛛网的天花板都彰显着这个房间许久没人用过了,林溪就在房间的正中央,被牢牢的捆在一张椅子上。

“有人吗!”林溪扯着嗓子大喊,回应她的是铁门打开时的“吱呀”声,门后走进来的正是绑架了林溪的那几个黑衣男子。

领头的一个叼着烟的黑衣男子走到林溪跟前,语气轻佻:“你以为我们绑架你是为了钱?真不凑巧,我们今天劫色。”

黑衣男子沉了沉眼,看着林溪眼底的坚毅之色,他们决定打电话给雇主询问一下,结果得到了一个干脆的“继续”二字。

林溪连人带椅倒在地上,眼神绝望空洞,对不停撕扯自己衣服的手无动于衷,雪白的肌肤很快暴露在了空气中,她闭上眼,准备接受即将发生的残暴行径。

吴桐挂断黑衣人打来的电话,嘴角挑起一抹势在必得的笑,恰巧此时顾千辰走了过来,问道:“和谁打电话?”

顾千辰打断她的话,对吴桐道:“我等不了了,不能放任她再这么疯下去,当年她找人对你做那种事就是为了让爷爷反对你嫁给我,她成功了,但是如今爷爷已经去世,林家也衰落不堪,再没人护着她,所以我要和她离婚,娶你!”

听到顾千辰口中的娶你,吴桐眼泪突然溢满眼眶,她扑进顾千辰的怀里,喃喃道:“千辰,你真的不介意那些,还愿意娶我?”

吴桐的眸光在顾千辰看不见的地方蓦然变的狠辣起来,她紧紧攥起手指,想到曾经自己因为林溪被十几个男人,虽然这十几个人最后都被送进了牢房,但这却成为了她心中永远也拔不掉的刺!

蓦然推开顾千辰,吴桐将那抹狠辣敛去,换上一副柔弱模样,“对了,我在厨房给你煮了粥,你等会儿,我去给你端过来……”

吴桐奔去了厨房,她重新拿起手机,给黑衣人打了电话,“事情有变,你们现在把那贱人给我拖去医院,我要她再也怀不上千辰的孩子!”

本以为是奇迹降临在自己身上的林溪却又被现实打回了地狱,领头男人的话像是无数把尖刀插进她的心脏。

这是林溪第二次在毫无知觉的情况下被转移到一个新的环境里,这地方看起来像是一个小作坊,黑漆肮脏的墙壁,空气中散发着浓烈的消毒水味道,她此时正躺在一个手术台上。

随即手术室的门被大力推开,一名戴着口罩的医生走了进来,身后跟着几名同样戴着口罩的,其中一个手里举着一个托盘,似乎是放着什么药物。

回想之前那些黑衣人说的话,她不禁颤抖了起来,她怀抱着一丝希望,盼望能得到否定答案哆嗦着去问医生,“医生,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那名医生听到林溪的问题后,不着痕迹的皱了下眉头,而后迅速展开,他回答说:“不是要人流么还有切宫手术么,你家属都已经签字了。”

那怀抱着的希望瞬间炸裂开,林溪瞬间心慌意乱,她顾不得自己身体的疼痛,挣扎着坐起身去抓医生的手:“医生!医生我求求你,我肚子里还有一个孩子,我……”

“唔……”林溪感觉自己睡了很久很久,久到仿佛她与世界的时间线脱节了。

窗外的天色灰蒙蒙的,太阳的余晖照不进林溪的病房里,房间里也没开灯,显得有些阴沉,药效过了之后,林溪突然清醒,她掀开被子,撩起病号服的下摆,平坦的小腹上有一道突兀的伤疤,而这个伤疤就是林溪做完了切宫手术的证明。

林溪脑子里冒出来的第一个想法就是自己的孩子没了,想到吴桐,她愣了几秒,紧紧攥起手指,指甲要把掌心掐出血来。

突如其来的灯光让林溪下意识眯起了双眼,她看向灯的开关处,上面正放着一只手,而手的主人就是吴桐。

“醒了吗?我的好姐姐。”吴桐踱着步子走到林溪床边,不住地说着难听的话刺激林溪:“我可是要好好谢谢你的子宫呢。”

听到这话,吴桐恶劣的笑着说:“你知道你的子宫被我拿去拿去喂我家狗狗了么,说实话狗还挺喜欢吃的……”

吴桐被砸中,水杯里的水泼了她满脸,她不怒反笑,摆着讽刺的表情继续说着她的风凉话:“你那么生气做什么?你觉得我会怕你吗?反正千辰这么讨厌你,也根本不会碰你一根头发,我帮你去掉了一个多余的器官不好吗?”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dcjiah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