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何大战雨婷

此话一出,立刻有人向金玉敬酒,包间内极其热闹,毕竟在他们的眼里,拥有漂亮体面的女人,比开着豪车出去还有面子,他们的发妻大多人老珠黄,自然需要我们给其撑场面。

后来,金玉姐告诉我,她老早就已经调查了我的家庭,也知道我急需用钱,因此才将时雅的单子给我,为的就是让我多赚些。

我得知后,也很感谢金玉姐的照顾,倘若没有她,我的父亲肯定要丧命,可是也是这因为这一次,让我深陷泥潭。

孙总大咧咧的揉弄我的肩膀,我靠在他的怀里,心中百感交集,哪个少女不希望将最完美的自己留给最爱的人,我自然也怀有那样的希望,可如今已是奢望,我能做的只有不要脸,这样才能赚的更多。

聪明如我,自然也察觉出来孙总的希冀,我偷偷看着周围的姑娘,在男人面前搔首弄姿,甚至为了争宠而大跳舞,有的姑娘正趴着客人的身上,以方便客人对其上下其手。

女人正欲开口,孙总却抢先说道:“婉婉,你今天这套衣服我真喜欢,但这衣服只能短暂的吸引人,有魅力的女人可不能只是这样。”

孙总话里有话,我自然知道他的话中意,也不过是觉得我太木讷,除了长得漂亮,穿得,别无它技。

“我确实没有什么特长,但要是孙总喜欢,我都可以去学,为了孙总做什么都可以。”我红着脸,声小如蚊,这样露骨的话,让我羞愧。

而我身旁的女人听见我的话,脸上显出一丝嫌弃,说道:“丫头,这里是,不是什么公司,别把自己搞得像明星一样,大家都是来找乐子的,想在这里受人瞩目,你必须要放开些。”

我不知道她要带我去哪,但事到如今,发生何事也只能认命,我就破罐破摔的跟在了她的身后,很快来到另一间房。

洋姐也不磨蹭,大刀阔斧的将我肩部的布料剪掉,旗袍因为重力下垂,我本就暴露的胸口此刻更是呼之欲出,我小心的将衣服向上拉了拉,以免。

我下意识的用手遮住,洋姐微微撇嘴道:“都是出来混的,有啥不好意思,你这个样子,还不如不出来。”

况且,我的目的是钱,等到赚够了钱,带着家人去个陌生地方重新开始生活,这里的一切都会消失,为了以后的生活,我必须忍受这些。

想清楚一切,我果断的脱下自己的,穿上那件玫红色的丁字裤,旗袍的开叉处露出玫红色的蕾丝,引人遐想。

因为旗袍的开叉太高,我只能小心的拉着裙摆,唯恐自己,洋姐却嫌我太慢吞吞,轻声责备道:“孙总正等着呢,你快点走。”

辛婷嫣然浅笑,反倒是我有些局促,我从来没有想过在这个圈子里交朋友,因为我也没想过一直做这个,也不希望在圈子里投入感情,哪怕只是友情。

但辛婷已经这样说了,我也无法拒绝,我很清楚,好人家的女孩,哪会甘愿做这些,她们都有自己的心酸和无奈,就像我一样。

进门前,洋姐打落了用来拽着裙摆的手,我也知道那样对客人太无礼,为了赚钱,我只能故作镇定的把手拿开,洋姐见状才满意的点头。

“赵哥,人家刚刚去打扮了,你有没有想人家啊!”就在进入包间的瞬间,辛婷立刻笑靥如花,极近风尘,熟练的扭动腰肢坐到一个男人的怀里,吴侬软语。

“婉婉,我要是个男人,肯定要爱上你,我真是没有看错,你真是个极品。”金玉姐见我这副打扮也十分兴奋。

我看向此刻正在桌子上搔首弄姿的女人,她穿着一条超短裙,此刻却两腿大张的对着客人,双手拽着前面的钢管以稳住重心,而她的整个身体都向后仰着,露出腹部的皮肤,从我的角度,更加能将她的风景一览无遗。

客人们被她的表演激起情绪,纷纷拍手叫好,我看到有几个男人正肆无忌惮的看着她的裙下,甚至有其中一人不断摇晃手里的啤酒并喷在女人的衣服上,她却只是娇嗔道:“王哥好讨厌,捉弄人家。”

这样的表演实在让我无力招架,我想起刚刚自己和孙总承诺为了他,什么都愿意学,现在实在后悔,唯恐他要求我做这样的表演。

“走?走去哪?婉婉,孙总可一直等着你呢,况且他刚刚可说了,你只要表现好,至少这个数。”金玉姐低声说着并且深处五个手指。

洋姐很厌恶我的犹犹豫豫,她立刻将我带到孙总身边,媚笑道:“快去好好伺候孙总,傻丫头,机灵点。”

孙总夺过酒杯却将它放到一旁,我疑惑的看向他,他却直接将我死死抱住,说道:“婉婉,你真是个极品,我简直欲罢不能,你可得好好陪我。”

孙总见我这个样子,脸色泛起怒色,他正要发火,却突然有一男人走了过来,对着我道:“小姐,能否赏脸同我喝一杯。

幸好辛婷察觉到了我的窘迫境地,她径直走了过来,对着那个陌生男人笑道:“吴哥,你一来就找别的小姑娘,都忘了找人家,人家可要生气了。”

“婷,你们认识?那更好,让你的小姐妹陪我喝一杯。”吴总醉醺醺的说着,他并没有因为辛婷的话而放弃,反而更加争取。

这个吴总根本不理其他人,而是直接将酒杯怼到我的嘴边,酒水从杯中溅出使我下意识退后,瞬间,吴总有些愠色,我见状只好犹豫的接过酒杯,随后仰头饮尽。

这也多亏金玉姐曾经的教育,她说做这一行,绝对不能让客人生气,他们都是非富即贵,轻易就可以搞死你。

吴总似乎并不是只想让我喝酒,而是直接揽住我的腰,将我带走,我的余光瞟到孙总的脸色难看,心道不妙。

虽然如此,但我依旧有些慌乱,虽说孙总为人差劲,但起码还算认识,而这个吴总根本就是个陌生人,我又该如何是好。

吴总再次打开一瓶洋酒,而我此刻十分不舒服,胃部的痉挛更加严重,加上周围的男男都在肆无忌惮,旁若无人的嬉戏,更有甚者,跳起了,男人们兴奋之余也是对其上下其手。

吴总也很体谅,毕竟我的脸色确实难看极了,我硬撑着走出金阁包间,终于来到拐角的洗手间,便克制不住的吐了起来。

虽然在来这里之前,我已经告诉自己要准备好,也告诫自己要忍耐,但真正处在那样的环境里,依旧让我如坐针毡。

就在这时,金玉姐前来寻我,她见我这样无精打采也十分难受,为了缓解我的负面情绪,她来到我身边,轻拍我的背部,温柔道:“婉婉,姐知道你难受,可生活就是这样,咱一没钱,二没势,想在这里生存的好,就是要付出这样的代价,生活所迫,大家都在忍耐。”

但是,既然现在我已经做出了选择,也只能咬牙坚持,否则刚刚的屈辱不就白受了,只是当下没有缓过劲罢了。

包间里的欢愉始终没有停止,我缓步走向金阁,站在门口犹豫着要不要进去,金玉姐在我的身后,轻声道:“婉婉,客人在等着。”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dcjiah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