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蒲团在线

等车子开走好一段距离之后,江暮雨才恍然反应过来霍北城那句话的意思,一张脸瞬间红的好像一个大苹果,尴尬的站在原地。

哦,她觉得自己还挺好的,该有的都有了,不该有的也没有……只是被霍大少这么点出来……

等两天假期结束,江暮雨再回去公司那叫一个神清气爽,她感觉那副主编王芸看着她那表情,都好像生吞了一只活苍蝇。

至于原本江暮雨几乎每日必刷一次的副主编,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主编的缘故,在接下来的几天里,竟然都出奇的没有找她的麻烦。

突然没人找茬了,江暮雨都忍不住感叹:这没有巫婆找茬的日子,过得简直太安逸了!她的斗志都快要被磨灭了!

王芸晾了她好一会,才松开鼠标看向她,“事情是这样的,现在主编那边派了一个任务下来,我想来想去觉得在我们组里,也只有你能胜任了,怎么样要不要试一下?”

“是这样的,我们公司准备对霍氏财团做一个全方位的报道,希望尽可能的争取到霍大少的首肯,得到更多霍氏集团的一手资料,所以公司希望派出一个记者先去接触一下。”

王芸似乎是早料到她的反应,看着她笑道:“这并不是我的意思,这是主编的要求,他上次过来找你,就是为了这个事情。”

她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记者而已,主编大人怎么就知道她的存在了,现在还将这么重大的任务交到她的手上来。

她想到什么,立刻一脸急切道:“副主编,我觉得我实在不适合接受这个任务,而且你也知道霍大少那是什么人,我这样的小记者估计连人都见不到,更别说是接触了。”

王芸似早有准备,微笑着打开一边的抽屉,拿出一张表格递给她,“这一点公司其实早就考虑过了,这是近期能够打探到的,霍氏财团近期动向,对你肯定会有帮助。”

“还有这个月三十号,霍氏法国香水分公司一百年庆典,到时候霍北城很可能会去法国,到时候你去机场蹲守,很有机会能见到人。”

江暮雨接过那张纸一看,发现这上面的表格清清楚楚写了霍氏财团的一些大动向,也都是霍氏公布出来的官方消息。

从王芸办公室出来,江暮雨皱着一张脸蛋回到座位上,整个人犹如被霜打残的小白菜,整个人无力的趴在桌子上。

卢佳琪一脸疑惑,接过表格看了一眼,“霍氏财团的重大活动表,这还是之前巫婆让我弄的,你给我看这个做什么?”

“不是吧,巫婆太恶毒了!”卢佳琪一脸愤愤表情,“没关系,硬气点,毕竟你是有后台的,我们找主编说说去,这霍大少哪里是想接触就能接触到的,她根本就是要让你去送死。”

江暮雨抓着她的肩膀就是一阵猛晃,一张小脸要成苦瓜脸了,“巫婆说这就是主编的意思,主编上次来找我就是为了让我去送死!”

现在让她真的追着霍大少的后面跑,没发现就算了,但是如果让他发现了……还得了?

那种被他嫌弃到骨子里的感觉,那种她的喜欢在对方眼中却一文不值的感觉,一想起来她心口就觉得疼,她……真的不想再凑上去了。

小时候她喜欢他,可以没脸没皮的追着他跑,就算被嫌弃也一点不在意,那是因为她觉得他其实还是喜欢她宠着她的。

接下来的日子,江暮雨几乎是天天算着日子在过的,就巴望着三十号迟一点来,可是最后依然免不了等来了这天。

站在洗手间里刷牙,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一想到今天就要去机场蹲点,蹲的人还是霍北城,心情还是忍不住忐忑纠结了。

“江暮雨,没什么大不了的,就当他是一个采访对象!普通的采访对象!”她再一次重复了近段时间嘀咕无数次的话,试图催眠自己。

等吃过早饭她出门坐车赶往机场,做了这么长时间的心理工作,一路上她还是忍不住紧张的心脏扑通扑通乱跳。

江暮雨靠墙站在那边等着,时间一长,昨天失眠大半宿的她就觉得眼皮越来越重,最后整个人靠着墙壁就昏昏欲睡起来。

霍北城今日穿着一身黑色衬衣,袖子挽起一半露出一截手臂,西裤笔挺衬着两条大长腿格外修长,整个人休闲帅气又不失冷冽气势。

“唔,你别吵,让我再睡五分钟,就五分钟。”睡的迷迷糊糊的江暮雨,习惯性的嘀咕了一句,眼皮都没睁开看一眼。

她歪着脑袋靠在墙壁上,不知道是因为被吵到了,还是因为睡着不舒服,眉头皱在一起,一张白嫩的小脸几乎成了一个小包子。

以前这小丫头就有起床困难症,喜欢赖床又有起床气,每天早上都恨不得在床铺上多赖上几分钟才起来。

“人家太困了,五分钟,……你让我再躺五分钟嘛。”为了睡懒觉,这丫头是可以说一百遍这话的人。

她迷迷糊糊刚睁开眼,发现面前居然站着一个人,入目就是男人的胸膛,衬衫都掩盖不去的肌肉线条,以及挺拔的身形。

“霍大少,你……你你怎么在这里?什么时候来的?”江暮雨眼睛眨了眨,理智回归的脑子已经将人认了出来。

她立刻正色微笑开口道:“霍大少,你好,我是世纪娱乐公司的记者,我们公司想……”

“其实您还是可以考虑一下的……”她嘿嘿笑了下,一脸狗腿讨好表情。

然后江暮雨就看着霍北城眸光落在她脸上,接着目光从上到下将她整个人打量了一圈,最后落到她的前面部位,嘴角勾起一抹嘲讽轻笑,“凭什么考虑?”

江暮雨眼睛直接就瞪圆了,心底愤怒,盯着他默默挺了挺胸膛,“我们都是靠实力的,霍大少你可以先了解一下,再考虑接受采访的事情。”

也是,毕竟当年她五岁被他捡回去,直到十八岁,他可是足足养了她十三年,估计她在他眼底那就是养在家里的暖床丫头。

霍北城看着面前的江暮雨紧紧抿着嘴,倔强着一张脸,瞪着他的一双眼睛红红的,好像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一样。

她可能不知道,她这种要哭又硬是憋着不哭的样子,让他更……无所适从。

霍北城掩饰一般的别开脸,浑身上下都透着瘆人的凉意,不耐烦的看了看时间,声音清冷“我没空在这里陪你浪费时间。”

江暮雨本来以为,她将霍北城当做一个普通采访对象就行了,就算这个采访对象难缠了一点,脾气臭了一点,但是终究还是可以想办法攻克的。

等霍北城进入VIP通道看不见人影之后,原本她还死命憋着的泪意,瞬间崩溃,豆大的泪珠飞快滚落。

一只手突然勾上了江暮雨的肩膀,用力将她一把揽住,清朗的声音瞬间在她耳边响起,“榆木疙瘩,见我也不用哭成这个样子吧!”

季子阳的五官非常深邃,带着点混血儿的味道,眉目硬朗,一头短发被染成金,穿着卫衣外加破洞牛仔裤,整个人浑身上下都流露出一股玩世不恭的气息,此时看着她笑得阳光灿烂!

季子阳看她半天没反应,揽着她的手臂又用了点力,“榆木疙瘩你傻了,看着本少爷眼睛都不眨的,是不是太久没见着我,觉得我更帅了!”

“你傻了,我和你说过我三十号回国,你这榆木疙瘩脑袋哦,到底能记着点什么事?”季子阳一脸没好气,揽着她的胳膊多用了一分力。

季子阳松开她,抬手就给她脑门一指弹,“你这榆木疙瘩,你上班是不是都天天这个样?哪天被你老板再抄了,被来找我哭!”

他又凑到她面前,盯着她的眼睛,“不过之前我让你来接机你嚷嚷着失业不肯来的,现在人来了,怎么又和只兔子似的在这里哭,丢死人了。”

“扯,你以为我和你似的那么傻,小丫头片子天天就知道被人欺负,看这眼睛红的,这是飞机场不是大马路,你给我找点沙子看看。”季子阳嫌弃的开口道。

季子阳看她恼了,咧嘴一笑,“好了不生气了!小丫头片子,我从英国可给你带了礼物,你看我对你多好。”

“什么东西落下也不说,大少让我来到底要找什么?”徐一鸣周围都找了一圈,也不知道到底找什么,一脸疑惑。

刚下飞机的霍北城第一时间将手机打开,立刻看到徐一鸣的短信,正在往前走的步子猛地一顿,眉头瞬间皱起,眼睛盯着手机久久没有挪开视线。

江暮雨那女人每次哭了都喜欢躲在一个地方,刚才看她红着眼睛要哭又憋着不哭的样子,他一走她肯定要哭。

江暮雨那家伙以前虽然喜欢哭,可是有一大半以上都是假哭,可是想起刚刚她那双红彤彤的眼睛,心底一股焦虑烦躁就骤然窜起,突然怎么也冷静不下来,手指捏紧又松开,又攥紧……

而且机场这么大,那家伙本就是一个路痴,以前在霍家住的第一年里,她都能在自家宅子里迷路无数次。

现在想到这一点,他心底更是抑制不住的烦躁不安,明知道她路痴又爱哭,刚刚那种情况下,他就不应该离开。

身边人紧张的额头冒汗,来不及挂上电话,赶紧战战兢兢开口:“大少,最早一班飞机也要到明天,您要不要先去休息……”

两个人吃的满头大汗,满脸通红,面前的一个大锅子一眼看去全是火辣辣的红色,光看颜色就辣的吓人。

朕令天下的真名叫季子阳,家世背景什么的她也不太清楚,不过知道这货是个典型的富二代,不缺钱那种就对了。

江暮雨抬眸看他一眼,吃的脸蛋红红的,“什么叫不回去了?英国的家不要了,准备在这里再挖一个狗窝?”

季子阳被辣的龇牙咧嘴,咕噜的灌了一大口啤酒,“不回去就是不回去了,我回来陪你还不好,小没良心的。”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dcjiah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