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态色图

我结婚了,可这个男人并不是我的丈夫,我从没有想过会婚内出轨,而且还是在我有意蓄谋之下的一次出轨。

我咽不下这口气,所以趁着他喝醉的时候,谎称他的秘书,将他带到了这家酒店,进行了一场男欢女爱的疯狂游戏。

我有点心虚,不再继续再看他,转过身继续对着镜子拍着爽肤水:“一夜晴而已,用不着知根知底,我并没有问先生你叫什么,对吗?”

我故作镇定的转头看向他,笑了笑:“也不是啊,我只是觉得先生你仪表堂堂,风流倜傥,就……”

看了一眼他甩给我的钱,我一张一张捡了起来,数了数,差不多有两千块,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揣进了包包里,白给的钱我干嘛不要?

狐狸精脸色早已惨白惨白,她挽着渣男的手,触电般的弹开:“霆琛……你……你怎么会在这?”

“我和他只是普通朋友,没发生任何关系,你信我。”狐狸精继续解释,她说着去拉顾霆琛的手,可是扑了个空。

狐狸精气的浑身发抖,她急忙掏出了小镜子,见到脸上的五条抓痕,鬼哭狼嚎了起来:“陆心心你这个贱人,你毁了我的脸,我杀了你。”

唐宋一双阴鸷的眼睛狠狠的盯着我,假如目光可以杀人,我想我已经是个死人了:“陆心心,你就饥渴到了这种地步吗?”

活了二十年,从来没有一个人打过我,我的心彻底凉到了谷底,对唐宋仅有的一丝感情也化为了乌有,我咬牙切齿的说出三个字:“唐宋,我们离婚。”

唐宋一手踩着我的头发,直接往门外拽:“贱货,你给我记住了,就算我不要你,你也永远是我唐宋的女人,这辈子都休想离婚。”

我的头皮都痛得麻木了,世态炎凉我见得多了,但是像唐宋这样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我还真是第一次见到。

他沉默了许久,我的心跟着紧张起来,就在我想要收回自己那句随他拆迁的话时,他幽幽的开口:“欠我三次。”

这个家我并不想回来,可是我的户口本身份证都在这,没有这些东西,我没办法离婚,所以,我必须回,哪怕我知道会遇到唐宋。

“你是舍不得和我爸的合作关系吗?你放心,就算我们离婚,我也不会赶尽杀绝,陆唐两家的买卖也不会因此中断的。”

唐宋的脸色突然间很黑很黑,这一刻,我完全看不出他在想什么,或者说我从来没有了解过这个青梅竹马。

我瞬间火了,从沙发上跳了起来:“我陆心心从不是将就的主,在你和狐狸精发生关系以后,我们的婚姻也就到了头了,你凭什么不同意离婚?”

唐宋猛地一把揪住我的衣领,双眼直冒火,最后,他咬牙切齿的说道:“原本这件事我是决定一辈子不告诉你,但这是你逼我的。”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dcjiah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