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女二三男事

“没……没事。”温书暖坚持为他倒了一杯酒,然后退回到季晨阳身边。

他就是故意的!故意在高昊天面前说这些难堪的话羞辱她!报复她当年和他分手后,转身就跟高昊天订婚的耻辱!

季晨阳饶有兴致地看着温书暖,突然就把她按在沙发上:“既然你这么想要,我就在这里给你解决一下?”

季晨阳等的就是她左右为难无可奈何的时刻,他抓着她的手揉/捏自己的火热,凑到她耳边威胁说:“我出钱,在这里和我解决一下,一千万就到手了,怎么样?”

“哟,不是孝女要去救母吗?我给钱你还不乐意了?”季晨阳轻笑一声,又咬了咬她的耳垂,“还是你怕被你旧情人看到你在我身下承/欢,怕被他看到你欲求不满的样子啊?”

温书暖难以置信的看向他,满腹委屈却不能诉说:“这一切都是你想多了!我爸是个利益至上的人,为了钱才逼着我和高家定了婚约,我和他一点感情也没有,怎么就是旧情人?”

说完,季晨阳仰头喝了一杯酒,直接撬开她的唇,把辛辣的酒水直接灌进去,随后就是啃噬,撕扯她的红唇。

季晨阳看她逐渐不再咳嗽,盯着那张羞红的脸,再也把持不住,整个人压了下去,疯狂亲吻着她的红唇, 霸道地钻进她的口中追逐缠绕,大手握着她娇软的胸/部, 疯狂掠夺。

在季晨阳的挑/逗下,她虽然羞愤,朱唇中却也溢出浅浅销/魂的声音,一声又一声,让季晨阳血脉贲张。

季晨阳解下脖子上的领带,将她双手反绑背在身后,又欺身上前,把她压在车身上:“看到他你很开心吗?”

季晨阳撩起她的裙子挂在腰间,三两下扯烂了她的内衣,随后又感慨:“这地势高的地方就是好,风都要比别的地方冷了许多……嘶……这么冷,你就自己把衣服脱了吧。”

“磨磨蹭蹭的干什么!”季晨阳用膝盖顶开她的双腿,快速进入身体,“你这么下贱,有没有去问他借钱啊?”

“欺骗了我们家,亲手毁了我的家庭,你在那时候毫不犹豫的解除婚约投靠高昊天,这一桩桩一件件我都要你还回来!”

而在次日,季晨阳就让贴身秘书送来几万块钱现金,带话给她说:“在山上那晚很满意,多余的那点钱是赏你的。”

她的言下之意再明显不过:像温书暖这样卖身求财的女人,季晨阳身边多了去了,也不差她一个,都令人倒胃口!

谁知道没过几分钟,温书暖就接到主治医生的电话:“温小姐,你真的要放弃为你母亲做手术了吗?我们医院好不容易找到匹配的心脏,如果现在放弃,未免太可惜了……”

医生有些不高兴:“那为什么停止缴费?另外病人必须无菌监护,现在就着急转到普通病房,你们这不是放弃是什么?”

温氏集团已经不复辉煌,楼下聚集了一群拉横幅喊口号的员工以及家属,他们都在为之前工程事故里丧命的受害者讨要赔偿。

温书暖没来得及跑,被一帮人扯住胳膊拉到人群中央,推搡,撕扯,抓头发,扇巴掌,无数双手在温书暖身上施暴,却无人阻止。

她使出浑身力气爬出来,站在一边的石头上:“我理解你们的心情,希望大家都先冷静点……”

温书暖刚要开口说话,侧面飞来一碗发臭的拉面,准确无误地砸在她的脑门儿上,估计已经腐烂几天了,这腥臭的味道熏得她眼睛疼。

男人就这么拉着她往前走,曾几何时,他担心她过马路粗心会受伤,也会亲自牵着她走过一条条街,可如今……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dcjiah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