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睡觉放在女主里面总裁尺寸大挺入欣甘堕落

些照片一张连着一张,内容很连贯,看起来像是视频里的截图。

杨欣给惊得脑子阵阵发懵,好久才回过神来。

她环视周围,确认没人注意才压低声音说,“赶紧删了!否则我去公安局告你!这就是证据!”

郑钧抱起手臂,完全不屑一顾,“去告,你现在就去。长本事了是吧?信不信我马上把视频发给其他老师,让他们看看你有多贱?”

杨欣怔住了。

如果郑钧真的这样干,或许会被抓,或许会坐牢,但以这个镇子的新闻传播速度,不出半天,全镇男人都会看过这段视频。

以后怎么见人?回家怎么面对黄明超和罗成辉?

杨欣不敢往下想。

见杨欣双眼无神,已没了先前的气势,黄明超也软下语气,“放心,我不会那么干的,心疼你还来不及。课间操的时候去卫生间,我等你哦!”

说完,黄明超给了个色迷迷的眼神,便心满意足的回了自己座位。

杨欣整个人一动不动,眼泪却不争气的掉下来。

她终于明白,自己掉进了个无底深渊,或许永远不会有重见光明的那天了。

上午第二节课之后的休息时间,学校会组织全体学生去操场做课间操。

而所有的老师也会去维持秩序,那时除了操场上,整个学校基本是空的。

想到待会儿将要发生的事,杨欣心里忐忑不安,好几次把课本内容念错,让学生们都惊讶不已。

他们不可能猜得到,平时一丝不苟的杨老师,今天怎么会频频走神。

急促的电铃声响彻校园,学生们一窝蜂涌向操场,该做课间操了。

杨欣无比恐慌的站在教室门口,感觉只要迈出这间屋子,自己头上辛勤园丁的光环就会消失,转而戴上顶biao子贱货的烂帽子。

她多希望,早上郑钧是单纯的恐吓她,不会真的拿她怎么样。

可世事往往不遂人愿。

郑钧倚在门口,堵住杨欣的出路,“怎么?难道杨老师忘记了?还是说,觉得教室里玩更刺激?”

“玩”这个字眼,跟把刀子一样,扎得杨欣心里的伤疤鲜血直流。

她用双手护住胸前,声音略显颤抖,“你……你想干什么?!”

郑钧眼神一亮,紧盯着她因双臂挤压而更显澎湃的胸脯,“小宝贝,早上不是说好了吗?快让哥哥爽爽!”

说着,郑钧扑向杨欣,将她锁在怀里胡摸乱舔。

杨欣吓得花容失色,却又不敢叫得太大声,便夹着嗓子呵斥,“郑钧!放开我!你再这样我喊人了!”

郑钧非但不撒手,还用力抓揉杨欣丰满的翘臀,坏笑道,“小宝贝儿,你是不是忘了,我手里可有你的把柄。”

杨欣愣住,她真的害怕了。

郑钧对女色来者不拒,他的名声在方圆几十里早就传开,可以说是破罐子破摔,再加几条罪名也无所谓。

可杨欣不一样,要是别人知道她跟郑钧之间的事,不管其中是非曲折,肯定会认为杨欣不检点,否则怎么能跟郑钧这种烂人有瓜葛?

人言可畏,有时旁观者颠倒黑白的谣传,甚至比死亡更让当事人痛苦。

杨欣放弃了抵抗,任由郑钧的毛手探进衣服,贴着皮肤挤进她内衣里。

见猎物不再挣扎,郑钧顿时兴致高昂。

他将杨欣顶在黑板上,双手绕到美人儿身前,抓揉着柔软又充满弹性的胸脯,腰肢还时不时挺动几下,用早已剑拔弩张的东西蹭着杨欣的翘臀。

杨欣咬牙承受着这个禽兽的侵犯,硬生生把眼泪憋了回去。

她忽然想到,这件事必须有个了断,否则不到郑钧对她腻味的时候,她永远是郑钧泄欲的工具。

箭在弦上,郑钧不愿再等。

他粗鲁的扯开杨欣牛仔裤的拉链,顺势将其拽到杨欣膝盖弯,紧接着便准备解除杨欣最后的防线。

杨欣反手顶住他肚子说,“郑钧!郑钧!换个地方,这里不安全!”

郑钧在她软发蓬松的后脖子处舔了口,“快,课间操就十五分钟。”

两人一前一后,从远离操场的过道往卫生间去。

杨欣磨磨蹭蹭的,半路还在琢磨,看有没有什么办法能逃过此劫。

郑钧却拽住她胳膊,不由分说将她拖进男厕所。

在被郑钧推进某个隔间之前,杨欣提醒郑钧,“这次我答应你,但是从今往后,你不能再缠着我。”

郑钧是精虫上脑,哪里管她说什么,连忙点头答应。

根据郑钧的要求,杨欣弯腰扶在水箱上,还没站稳,牛仔裤又让那畜生给拽了下去。

郑钧因为情欲高涨而变得滚烫的大手,在她仅被遮住小部分的丰满臀部上来回游走,烧得她莫名心慌。

杨欣羞耻的发现,自己甚至有些迫不及待,想要得到男人的慰藉了。

她紧闭双眼,埋头让血液涌上脑门,以冲散那些令她愤怒而又无法杜绝的念头。

距离上次享受杨欣的肉体,已经过去三四天。

此刻再次得偿所愿,郑钧激动得拉链都解不开了。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dcjiah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