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桌手在我的裤子里,她的紧致让他闷哼出声

这是女人的声音,而且这个声音对于老王来说太熟悉了,他知道只有女人动情的时候才能发出这种声音。

听到响动,老王兴奋的满脸通红,连忙提上,然后小心翼翼的走到了他家东屋附近。从这里可以清晰的看到寡妇李丽家的一切。

“嗯,呀,好痒呀……”

距离近了,寡妇李丽的声音更响亮了。而且当中还夹杂着一阵“哈哧哈哧”的声音。仔细去听不难发现,那是一条狗的声音。

李丽家是养了一只的大狼狗,平日里可凶了,见到老王就狂叫个不停,也正是因为这个缘故,老王才不敢轻易染指寡妇李丽。

此刻听到这样的声音,老王心里好奇了:这娘们在干嘛?莫不是她家的那条大狼狗在艹她?

老王心里闪过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这个,毕竟这几天一直浏览国外的网站,他在视频中看到过女人和狗的视频。

想到这里,他股间的那根东西,一瞬间顶了起来,脑海中也脑补出了一副人狗大战的画面。

“死狗,讨厌……啊……好舒服……”

正在他想着心事,寡妇李丽的声音再次传来。

听到这里,老王心里的想法得到了证实:卧槽,这娘们真的在玩人狗情未了……

一刹那,老王的心跳加速,下面的那根东西毫无征兆的从的一边滑了出来。由于老伴去世早,他那根东西已经有好多年没有被滋润过了,不过不得不说老王那根东西线厘米,特别是顶端的那个蘑菇头显得更是突兀。

老王咽了咽口水,不禁想到了上次在苞米地里,他去摸李丽的,却被她狠狠的扇了一巴掌的往事。

但是此刻,她竟然在和狗在做那种事,难道在这骚娘们的心中,他竟然连一条狗都不如吗?这样的事,想想都特么憋屈。

老王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李丽的院子,从声音判断,这娘们应该是睡在院子里的。(毕竟时值七月正是最闷热的时候)

想到这里,老王慢慢移动脚步,悄悄的走到了墙根的位置,为了避免发出响动,他走的很慢,脚步也很轻。

终于,他看到了院子里的情形——寡妇李丽果然睡在院子里。

由于李丽家院子的灯还亮着,老王清晰的看寡妇李丽躺在一张用麻绳编制的圆床上,身上只穿着一条褐色的蕾丝内内,上身全部是光着的,那两个茹房挂在胸前,略微有些下垂,但是看上去依旧很是饱满。虽然那两粒葡萄看上去有些黑,但是对老王这个年龄的人来说,无疑是他梦寐以求的女人。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dcjiah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