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的兽根红色好大好烫自己坐上来摇深一点

然而,就在这时候,忽然从他俩的身后传来一声厉喝:“秋香,你个死小哈婆娘在这儿干嘛呀,赶紧死回去!” 忽听这声厉喝,吓得王大明他小子浑身一颤,忙是缩了缩脖子…… 陈秋香则是被吓得紧缩着脖子,低沉着头,两颊火红火红的,没敢回头,因为她听出来了,是他爸的声音。 https://www.dcjiahao.com/wp-content/uploads/2020/02/f1b708bba17f1ce948dc979f4d7092bc-1136.jpg 这会儿,站在枣树旁的屯长瞧着自个的女儿陈秋香被吓得卷缩着身体,没敢回头,也没敢吱声,他不由得又是气恼的震怒道:“我叫你个死小蠢婆娘死回去,你听见没!” 说着,屯长又是忍不住气恼的瞧了瞧王大明那小子,然后冲自个的女儿陈秋香说道:“你瞧瞧姓王名大明那小子那样儿,他身上有哪点好的?你也就是一个死蠢丫头,跟他勾搭在一起,对你将来有啥好处,你说?成了,赶紧死回去吧!别跟他坐在屯头这儿遭人耻笑了!” 听得屯长、也就是陈秋香她爸那么的说着,咱们的王公子不由得气郁的心说,你仙人的,老子身上又有哪点不好了呀?你女儿跟老子在一起将来咋就没啥好处了?老子哪儿就遭人耻笑了呀? 陈秋香则是红着脸颊,顶着发麻的头皮,胆颤颤的站起身来,一边在想,还不知道一会儿他爸会对她怎么样? 胆怯的想着这个,她有些后悔今日个偷偷的跟王大明他个死家伙溜达到了这儿来…… 起身后,她也没敢再扭头去看王大明了,只是紧忙扭身朝她爸那方走去了。 王大明他小子倒是扭头去瞄了陈秋香一眼,闷闷的心想,你仙人的,老子还以为今日个能骗她个小婆娘的一个吻呢,结果不但被尼玛搅和了,而且还……槽,真是尼玛郁闷呀! 站在枣树旁的屯长瞧见自个的女儿秋香胆怯的朝自个走来了,他总算是稍稍的消了消气,但他还是有些气恼的瞪了瞪王大明那小子…… 作为仙女屯的屯长,他多少还是明事理的,知道自个的女儿秋香跟王大明他小子勾搭在一起,他也不能去怒骂人家王大明,只能是管教好自个的女儿。 可是一时气不过,他还是忍不住冲王大明他小子说了几句:“真是的,就你王大明那样,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就你那只癞蛤蟆也想吃天鹅肉?告诉你,就算是我女儿秋香嫁不出去,也是不会嫁给你王大明的!所以,你就死了那份心吧!” 听着这话,王大明他小子心里这个气郁呀,心说,你仙人个板板的,老子撒尿照个毛呀?在咱们这个鸟不拉屎的鬼屯子里,你女儿陈秋香算是尼玛哪门子的天鹅呀? 屯长说了那么几句之后,见得女儿秋香已经走近了自个,于是他也就收声了,没再冲王大明说啥了,只是仍是有些气恼的瞪了王大明一眼,然后扭头冲自个的女儿秋香怒斥了一句:“要是下回让我再看见你跟姓王名大明的那小子勾搭在一起,我就打断你的狗腿!”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dcjiah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