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再嫁前夫多肉

时间仿佛静止一般,直到二人消失在夜色之中,宴会厅里才炸开了锅,你一言我一句的议论了起来。众人都万万没有想到这个金思尹和这个司机竟然这么牛,完全一点都不给张少的面子,好像更本就不在乎一般似的。 其中不乏一些人还说:“没想到这个金氏集团的总裁年纪轻轻,竟然这么的有魄力,竟然敢和张少这么撕破脸,看来以后尽量还是不要和她有联系,以免遭到张少公司的报复。现在的场景要多尴尬就有多尴尬,但是议论的声音一直窸窸窣窣的停不下来。 苏超驾驶着奥迪A7行驶在回去的路上,苏超通过后视镜看到金思尹一眼不发,淡淡的看着窗外,“老板,要不要我给你讲个笑话?” 金思尹一阵无语,不过看在苏超一脸兴致勃勃的样子没有拒绝,“好!” “可是我的这个笑话有点黄,老板不会介意吧?”苏超有些为难道。 后排的金思尹再次无语,咬咬牙道:“黄的部分直接跳过!” “好的,我那开始讲了哦,跳过跳过跳过,没有了!” “......” “要不要我再给你讲个笑话?”苏超试探道。 “闭嘴!开车!”金思尹已经接近崩溃的边缘了。 金思尹真是肺都要气炸了,没想到竟然被一个司机调戏,看来真是老司机横行于世。 此时金思尹的电话响了起来,它看了一眼号码,毫不犹豫的直接挂断。电话铃声再响起,再挂断,再响起。最后实在没有办法,还是无奈的按下了接通键,把电话放在了耳边。 电话里面传来了一个中年男人的嗓音,“小尹,我是爸爸,最近过的如何?” “我过的非常好,如果您没有其它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睡觉了!”金思尹表情复杂的说道。 “好吧,我只是要提醒你一下,我们的约定就快要到了,你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还没等电话那头的父亲说完,金思尹果断的挂了电话。“约定!约定!该死的约定!” 望着车窗外扬长而过的花草树木,想着今晚的事情和刚刚的电话,金思尹的眼中闪过了一丝的迷茫,随即心烦意乱,她想要喝酒想要发泄! “去顽石酒吧!” 金思尹眼中的迷茫和无奈没能逃过苏超精锐的眼睛,“看来这个女人也是有故事的!”苏超微微一笑后一脚油门驱车前往金思尹点名的顽石酒吧。 作为滨海市最火的夜场之一,顽石酒吧里面妹子真是数不胜数,而且穿着十分的暴露。劲爆的音乐,疯狂的人们,扭动的身体,空气中完全弥漫着浓重的荷尔蒙味道。 金思尹好像基本不来这种地方,才一进来就被震的有些不知所措,苏超见状赶紧凑到金思尹的耳边说道:“老板跟我来,这地方我熟!” 苏超看着舞池里面疯狂的人们,带着金思尹轻车熟路的拐上了二楼,找了一个位置很好的包间走了进去。这个包间的位置十分的不错,能够俯瞰到整个一楼,更别说那舞池了,现在放眼看去,真是犹如在挑选后宫佳丽一般,有种高高在上的感觉。 两人进了包间后很快就来了一个西装革领的服务员,“先生,请问喝点什么?” “把你们这里最好的酒给我拿两瓶来!”苏超财大气粗的回了一句。 “最好的酒?先生我们这里有七万多的茅台,八万的格兰特,是否需要?”瘦瘦的服务生带着微笑向苏超一一细说,却没有去拿的意思,只是细细观察着苏超的神情变化。 在顽石酒吧里面的服务员都已经养成了一双锐眼,每天都观察着来喝酒的人是有钱的还是没钱装逼的,在确定了后,服务态度都会有所变化。 瘦瘦的服务生暗道:“这家伙什么来头,不像是富二代,还是在观察下吧。” 苏超早已看穿了服务生的内心想法“看什么看!我就是一个司机,有钱也不会买酒喝!不过我们老板有钱,让你去拿最贵的酒你就去拿,磨磨唧唧的。” 金思尹狠狠的给了苏超一个白眼,没见过这么坑老板的,但是咬咬牙忍了。 瘦瘦的服务生把目光转向了金思尹,顿时眼睛一亮,每天都在夜场混迹的他一下就看出了金思尹行头,而且还十分的正点,就手腕上的那块手表,虽说是国产的,但没个十万块是拿不下来。于是毫不犹豫的转身出了包间去拿酒。 “你经常到这种地方来?”金思尹抱着肩膀看着四下找妹子的苏超冷冷道。 “一般吧,有事没事就来这里看看妹子,这里的妹子那么性感,关键质量还挺高的,嘿嘿!”苏超笑吟吟的回道。 “没救了!”金思尹狠狠地剜了他一眼,实在是不想理会面前这个人,都不知道当初为什么要招收他。 “哈哈,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老板,我看你好像有心事,别想那么多了,今朝有酒今朝醉,来来来,干了这杯!我替你喝也行,反正你付的钱。”服务生已经把酒拿了上来,苏超一人倒了一杯,一抬头便直接将一杯见了底。 金思尹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转了转杯子、咬了咬牙,也学着苏超的模样,一仰头,将一杯酒全部倒入了嘴中。她酒量十分的差,这一杯下去脸直接红到了脖子跟。 苏超见状也抬起了酒杯“再来一杯,不行你说话,有我呢!”,然后又是一杯见底。金思尹喘了口气,也跟着苏超灌了下去。两杯酒下去,酒量很差的她已经迷迷糊糊了。 看着周围的人群,金思尹叹了一口气道:“酒可真是一个好东西,能让人忘却烦恼,可是醒来了又能如何?” 听她这么一说,苏超的眼中一道悲伤一闪而过,又是直接一杯酒喝进了肚中,淡淡道:“人生百态,世事无常,看开就好。” 苏超现在的模样哪还有之前的一点吊儿郎当样,那眼神之中闪过的痛苦和沧桑,让金思尹心里猛的动了一下。这个男人,好像有那么点特别,和其它人不一样。于是撇了撇嘴道:“怎么,你这家伙还有伤心的往事?” “往事不要再提,人生已多风雨!”苏超借用了一句歌词后又恢复了笑脸,然后端起酒杯和金思尹碰了一下。 “行!那我今天就跟你放纵一回,不醉不归!什么狗屁的约定,统统都去死吧!”几杯酒下肚后,金思尹也完全放开了,卷起手袖挥舞着粉嫩小拳头道。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dcjiah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