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子对女人的20大好处

刺耳的手机铃声,在静悄悄的教室里显的异常的醒目。全班同学循声望去。而手机铃声的源头正是来自教室的门口。 而那里正站着因迟到而被要求罚站的马式。 黑面阎王正对于赵安安的逃课怒不可遏,谁知道在自己眼皮底下又出现了这档事,顿时找到了发泄口。 “马式!学校明令禁止学生私带手机!你竟然明知故犯,你把我这个班主任当成瞎子不成!”愤怒的黑面阎王,对着马式的脑袋狠戳着手指。喷着口水溅的马式一脸,怒道。 马式低着头,眼中不易察觉的闪过一丝怨毒的寒光,只是除了他自己没有任何人看见。 马式知道黑面阎王之所以称之为阎王,不仅是他脸黑,更是对于什么背景不背景的学生毫不忌讳,不像其他老师知道你是某某局长,董事长的儿子女儿就放你一马。 “对不起,阎老师!我下次不会带了。”马式低着声,唯唯诺诺的保证着下次不会再犯。 对于黑面阎王,就连马式这种富二代也只能低声下气的说这话。同时也可以看出学校为什么要将黑面阎王安排到这个差班的用意。 “哼!还想有下次?”黑面阎王听到马式的保证,稍微缓和了下语气,喷着鼻息反问道。 “没有下次,没有下次了阎老师!”马式赶紧又再次保证着,就差点一炷香,立个长生牌位,做匍匐状指天发毒誓了。 黑面阎王却只是继续冷冷的盯着马式,直到马式再次冷汗夹背才想起,自己似乎忘了一件重要的事情——上交手机。 马式想到这里,忙伸进口袋一阵乱掏,将手机双手恭敬的递给了黑面阎王。 马式虽然有些心疼昨天刚换的手机,今天就躺进了黑面阎王的口袋中,但是也别无他法。 黑面阎王瞄了马式的手机,随手就拿到手里放在了讲台桌上。 手机事件告一段落后,黑面阎王又重新回到了讲台上,双手撑着讲台桌,伏着身体。锐利的眼神在教室中横扫了几个来回。 看到并没有什么异样之后,清清嗓子,再次说道:“我知道这个班级的大部分同学都是来混日子的。但是我想也是有个别同学也是希望好好学习。”黑面阎王说到个别的时候,眼神下意识的瞥了一眼正低着头的佟辛宇。 “你们怎么闹!我不管,但是不允许在学校里闹!你们学不学,我不管,但是不允许上课期间打扰其他人。如果像方才那样明目张胆的带着手机进学校的话,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黑面阎王冰冷冷的宣布着自己的治理方针,顺带着不忘再次警告马式。 “还有……”黑面阎王正想继续灌输自己的理念的时候,下课的铃声不合时宜的响起。黑面阎王只能收住了口。 “马式,放下书包,来办公室一趟。”黑面阎王拿起自己的东西走出教室门口对马式说道。 “是,阎老师!”马式显然已经对去办公室习以为常,所以并不担心,顶多被喷喷口水。他又不能拿自己怎么样。 马式看着远去的黑面阎王,哼着小曲,向自己的座位走去。 只是当经过佟辛宇的座位时,却停住了脚步,仿佛发现了新大陆一般,带着嘲讽的语调说道:“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佟辛宇啊,你全校第一名的成绩,怎么跑到我们十四班来了!” 佟辛宇原本只想低调的过着这种生活,可是人生总是如此。并不是你不去惹麻烦,麻烦就会饶过你。 生活中,最不可避免的两件事就是,自己的感情和他人的意愿。 “错了,现在应该是倒数第一名才对!哈哈哈哈~”马式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高声的说道。 顿时,全班哄堂大笑和一阵阵促狭的口哨声。 佟辛宇依旧低着头,默默的握紧着拳头,他知道再多的反驳也无济于事。而自己所要做的就是,忍,再忍,继续忍而已。 马式看着丝毫未被自己激怒的佟辛宇,不禁有些惊讶。但是更多的却是愤怒。他马家大少爷问话竟然还有人敢不回答。还是这种要什么没什么的低等垃圾! 愤怒的马式已经将去办公室找黑面阎王的事情抛之脑后,猛的推了下桌子,将佟辛宇夹在前后的桌子中间。 “老子告诉你,这里是高三十四班,别给老子那么叼!不然有你受的!”马式恶狠狠的对佟辛宇威胁道。 佟辛宇闷着气,咬着牙一声不吭的被挤压在桌子中间。而周围的其他人都是一副幸灾乐祸看好戏的眼神。 这就是人丑恶的面孔吗?还真是真实啊。佟辛宇心里暗暗的自嘲着。 “我说马屎,欺负新同学让你很有成就感吗?”只听见教室门口徐徐传来了一个带着些许鼻音的声音。 马式寒着脸,放开了压着桌子的手,转过身说道:“倪大业,你最好给我放尊重点。” 马式当然听的出来倪大业故意把马式叫成马屎,只是这个名字是父母取的,自己也没有办法。一般人都不敢叫他马屎,只是这个倪大业除外。 富二代的马式和官二代的倪大业,可以说有着相差不多的背景,一般都是井水不犯河水。只是今天有些异常。 只见倪大业挪动着圆滚滚的身躯,嘴里还叼着一半露在外面的巧克力向着马式和佟辛宇走来。 “马屎,不管你和他有什么恩怨,现在他我罩了。”倪大业啃着巧克力,一边断断续续的对马式说道。 马屎也懒得再和倪大业纠缠下去,冷哼一声向外走了出去。 倪大业艰难的移动了一下肥硕的身躯,坐在了佟辛宇的对面。而佟辛宇只听到倪大业屁股下面那张可怜的椅子发生一阵阵惨烈的吱呀声。 “怎么样,没事儿吧?”倪大业终于啃完巧克力抹了抹嘴对佟辛宇说道。 “刚才谢谢你的帮助!”佟辛宇对倪大业微微一额首。淡淡的说道。 倪大业满脸肥肉堆叠出一个笑容,而那双原本就如绿豆般小的眼睛也显的更加小。 倪大业满不在乎的挥了挥手说道:“我早就看不惯那个马屎了,今天借机会教训教训他。也是顺手帮你而已” 佟辛宇知道自己已经欠了倪大业一个人情,可是对于这些少爷小姐们,自己也没什么东西可以还的了的。只能把这个人情放在心里,等有朝一日有机会了再还吧。 上课的铃声再度响起,使原本的哄闹的气氛回归于平静。只是佟辛宇却对讲台上的课提不起任何兴趣。 因为他感觉自己完全集中不了精神,有的只是昏昏欲睡的感觉越来越浓,直到佟辛宇实在受不了哭卷,立着本书,趴在了桌上打起了瞌睡。 当佟辛宇打了个哈欠终于醒来的时候,发现已经是下午放学了,全班已经全部离开,只剩下自己一个人还逗留在这里睡大觉。 佟辛宇想到看来最差的班级还是有些好处的,至少睡觉没人管,可以安安心心的在课上睡觉。如果还在原来的高三一班别说睡觉,就是打个小瞌睡不被丢粉笔头写检查才怪。 在老师眼皮底下睡大觉的成就感,几乎是所有学生向往的事情之一,当然佟辛宇也免不了俗。 佟辛宇整理下书包,掏了掏口袋摸着那几张皱巴巴的纸币,心里一阵无力。看来自己要想办法弄钱了。不然就要快饿死了。 想到生活问题亟待解决,佟辛宇不禁加快了速度,朝着自行车停车场走去。只是佟辛宇并没有发觉,教学楼的顶楼天台上,一双始终盯着他移动的阴冷双眼,直到他的离开才消失不见。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dcjiah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