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他头上让他口手指来回在花缝里动态图教室里不行太

开了将近四个小时的车,终于到了顾黎那里。 他直接把许真一抱下来,搬到自己的房间。 “恩?这是哪儿里?” 许真一隐约感觉到动静,缓缓睁开眼睛。 顾黎弯下腰,刚要给她解开绳子,谁知这个时候电话就来了。 “好的,我立刻过去。”顾黎简练地接了电话,转身就要走。 “顾黎,你把我送开再走啊,疼!” 许真一大声地呼喊着,却没有一点点的效果,整个房子里都在回荡着她自己的声音。 痛……顾黎你个大混蛋……算了,反正受苦受累的也是他! 理所当然,她裹着被子继续睡大觉。 而顾黎一个电话过去,精神地站在所有部门经理的面前,神采奕奕地讲着公司的发展和问题的解决办法,丝毫没有想起来家里还有一个小不点的存在。 当他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疲倦的他依旧没有想起来许真一的存在,直接把西装脱了瘫在床上就睡着了。 “啊——顾黎你个大色狼!你滚出去!” 美好的清晨被许真一的尖叫声给打破,她裹着被子稍稍坐起来,恼羞成怒地瞪着顾黎。 “这是我家!凭什么我出去!” 顾黎理直气壮地地说着,睁开眼睛看清楚许真一的脸颊的时候,这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来她的存在。 “不好意思,我忘了房间里有你了。”顾黎一个人生活惯了,买的房也是一室一厅一厨一卫,猛然多一个人也想不起来。 “哼,你不仅是个混蛋,还是个大色狼!连自己的被监护人都有非分之想!” 许真一咬住这点,理直气壮地跟顾黎争论。 顾黎抿抿嘴巴,懒得跟她说话,转身就要去忙其他的事情。 许真一傻眼般地看着他,竟然没有争吵胜利的快感,心里不由得有几分失落。 “吃吧,一会儿去见你姥爷。” 还没过五分钟,顾黎就拿着一瓶冷的牛奶和一个面包给许真一,冷眼看着她。 “解开!”许真一委屈地抬起头又伸出脚。 谁知这个小小的动作,竟然让被子上的血渍给露了出来。 许真一慌忙地遮遮掩掩,心慌意乱地低着头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其实……都怪你啦,是你不给我解开的,这才……” 越解释越乱,顾黎盯着那片血渍,眼睛都快冒火了;他手忙脚快地把许真一手上的皮带和脚上的绳子给解开,一把拽着她把她摔进卫生间。 没过多久,他又扔进去一床被她弄脏的床单和一身衣服。 “把床单和你身上的衣服洗干净!” 冷冰冰的话传来,许真一嘟起嘴,一个人缩在卫生间的角落里,看着那一大堆东西,竟然有些不知所措。 “咔嚓!” 落锁的声音传来,许真一更加地害怕了,趴在门上恳求着。 “哥哥,好哥哥,你别把我锁在这儿好不好,我肚子疼,难受,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许真一双眼含着泪水,慌张地拼尽全力拍门,尽可能弄出最大的动静。 顾黎深吸一口气,无奈地又把门给打开。 许真一脸颊红红的,可怜兮兮地坐在地上,而且地上都是水。 “给,换好出来。” 许真一抬起头,接过姨妈巾和一身干净的衣服,快速地换好,小心翼翼地从卫生间出来,看到没人,又抱着抱枕窝在沙发上,倒头又睡着了。 “叮咚,叮咚!” 顾黎听到敲门声,立刻去开门;接过来人手里新的被子,转手直接把许真一给盖上。 “你……” “梓楠,谢谢你,我实在是没办法了。”顾黎尴尬地说道,指了指房间里还是一片狼藉。 女人身材高挑,蹬着一双高跟鞋,大大的眼睛,金黄色的长卷发;她笑意盈盈地在房间里走了一圈,看到卫生间里面的东西的时候,竟然忍不住笑了起来。 “谁这么大本事啊,竟然能让我们有高度洁癖的顾大少破例呢!” 伊梓楠苦笑一声,默默走到沙发边,仔仔细细地看着许真一稚嫩的脸颊,看似没多大的样子,可是…… 她好奇地伸手一摸,震惊地双眼瞪得圆圆的,大呼着:“顾黎,她发烧了……” “什么?这个混丫头,怎么这么多事!”顾黎嘴里咒骂着,但还是用最短的时间,把房间收拾干净,又把她抱进去。 伊梓楠看着这温馨的一幕,心里竟然产生了嫉妒的火焰。 她跟了刚去,双手环胸,靠着门边,随口问了一句:“她是谁?” “恩,我姑姑和姑父去世了,那边没亲人,她的监护权就到了我这儿。”顾黎实话实说,不由得苦笑一声。 “喜当爸啊,恭喜恭喜。” 喜当爸?他倒是想啊,可这丫头怎么都不听话啊。 顾黎看她是真的睡着了,带着伊梓楠出门,两人一起回军区大院。 “你现在忙的过来吗?要不我帮你照顾……” “不用了,我先去见爷爷了。”顾黎轻轻地扯了扯嘴角,潇洒地转身就往楼上走。 他的爷爷、父母都是军人,父母都去世了,现在也只剩下他们爷孙俩了。 至于伊梓楠,他还是不招惹为好。 “怎么没把那丫头带回来?” 顾黎刚进门,就听到严厉的声音传来;他迅速地拖鞋走到白发苍苍的老人身边,直接把那个本子放在茶几上。 “爷爷,这是那小丫头找到的,您怎么看。”顾黎恭敬地对着顾老爷子鞠了个躬,这才坐下。 顾老爷子庄重而缓慢地把本子拿起来看了一眼,大致瞅见了内容之后,又合上放下。 “你打算怎么处置那丫头?”他反问道,故意看看顾黎是什么态度。 顾黎也早有打算,直截了当地说道:“爷爷,我已经联系了学校。” “好,就让她住你那吧。” 顾老爷子图个清净,既然都已经把许真一的监护权交给了顾黎,就完完全全地不插手。 “可是……” 顾黎简直是有苦说不出啊,他那只有一个卧室,难道要他睡沙发吗? 但这是顾老爷子的命令,他便不得不遵从。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dcjiah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