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熟妇的欲火

一个包厢内,一个带着黑色血蝶面具,身穿一套黑色的连衣裙,把她的身段都显现出来,穿着一双黑色的高筒高跟鞋,坐在沙发上,手里抬着一个高脚杯,里面装着红酒,她便是蝶舞帮的帮主~~~蝶。旁边坐着一个带着紫黑色血蝶面具,身穿紫黑色连衣裙,紫黑色的高筒高跟鞋,手里玩着手机的人,她便是凌雪的三师姐~~~雨。这时又从外面进来了一个带着灰色血蝶面具,身穿灰黑色的连衣裙,灰黑色的高筒高跟鞋的,她便是凌雪的小师妹~~~静。 “两位师姐,龙影帮的人来了。”邱静一进来就做到沙发上,看着另外两个人说道:“要让他进来吗?” “静,你去让他们进来。”邱雨放下手机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师妹说道。 “嗯嗯,你们等等。”邱静有起身踩着高跟鞋出去了。 “哥哥,我就不懂了,你们来干嘛的。”司马夜婕无聊极了,左看看右看看。 “对啊!欧阳帆,你们来干嘛的。”杨佑慧也无聊的拉着欧阳帆问。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啊,笨女人。”欧阳帆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很喜欢逗杨佑慧。 “切,臭男人。”杨佑慧也很喜欢和欧阳帆斗嘴:“你们去忙吧!婕,走,我们去跳舞。” “好啊!”司马夜婕起身拉着杨佑慧就要走,皇甫俊浩忙拉着司马夜婕的另一只手道:“婕,注意安全。” “嗯嗯。”司马夜婕开心的笑笑,又拉着杨佑慧离开了。 “对不起,打扰了。”杨佑慧和司马夜婕刚离开,邱静就来到几位当家的面前开口道:“在下邱静,奉帮主之命,请几位当家的。” 听到她说叫邱静,几位当家的不经多打量了邱静几眼,随后便跟着邱静走进包厢。 包厢内: 四个男孩进去后,看到里面的黑衣女孩,虽然他们猜到了,但是还是吃了一惊,原来蝶舞帮的帮主真的是杀手蝶。 而蝶见几位进来也是吃了一惊:没有想到龙影帮的帮主是他们,静这个死丫头早知道是他们都不告诉我,看我等下怎么收拾她。 不过全部人不亏都是见过世面的人,很快都恢复了正常。邱静也在邱雨旁边坐了下来。 “原来,你真的是此帮帮主。”不是反问不是,而是陈述,这便是牧野流冰的过人之处。 “呵呵。”蝶笑了笑,不过因为她带着面具,所以让别人看不清她的表情:“几位当家的,坐吧。” “蝶,你我都是爽快的人,我就直说了。”刚一坐下,皇甫俊浩就开口道:“想必你找我们来,不是为了王志的事吧。” “呵呵,当家的果然爽快。”蝶等的就是这句话:“少主身上有我想要的东西。” 欧阳帆和皇甫俊浩互看了一眼,欧阳帆又看向蝶道:“什么东西。” “能让蝶亲自来取的东西,想必是很贵重的东西吧。”司马夜熙看着桌子不经意的说着,好似说话的人不是他一样。 “嗯!它对于我来说是很贵重。”蝶无奈的说着,她派人查了两年了,都没有下落,前段时间终于有线索了,听手下的人说,曾经在龙影帮的大当家手中见过,她又叫师兄们查了三个月,现在已经确定在龙影帮的少主手中,不得不说,牧野流冰真的很聪明,他用一般的材料打造了项链,再把夜麟珠镶在项链里,取名冰之恋,这冰之恋外观上看起来真的很平凡, 只是她没有想到,龙影帮的帮主竟然是他们,都怪小师妹,都没有告诉她。不过蝶毕竟是他们的同学,她想如果自己没有猜错的话,牧野流冰应该就是少主,司马夜熙是二当家,欧阳帆是三当家,皇甫俊浩是四当家。 “不过,我既然要从少主手中要东西,自然也不会让少主吃亏。”蝶说着从雨的手中接过一个盒子,放到几位当家的面前。 “这是什么,不介意我打开吧。”欧阳帆一脸好奇,不等蝶回答,他已经把盒子打开了。四位当家的看到盒子中的东西时,吃了一惊。 放在盒子中的是“白色恋人”,这是一颗由七彩钻石,七彩宝石,七彩青玉等多种珍贵材料打造而成的,是一个心型的,外观上镶了钻石,但这些都不是它的出色之处,它的出色之处便是在阳光下呈现出紫色,在夜晚呈现出淡黄色,在阴冷天气下呈现出蓝色,总之在不同的时候,它会呈现出不同的颜色。 几位当家的是在国际著名设计师John的葬礼上看到过,这是John毕生最出色的作品,许多有钱人都想得到这颗“白色恋人”,包括司马夜婕也想得到这颗“白色恋人”,根据John的遗嘱,这颗“白色恋人”送给她的义女,但是John的义女是谁,没有人见过,她在John葬礼上出现的时候带着面具,葬礼过后就消失了,这也是他们的吃惊之处,没有想到John的义女竟然是蝶。 “这么贵重。”言下之意是:这么贵重的东西了交换,看来你很在乎这件东西:“什么东西?”牧野流冰的眼眸深邃,让你猜不出他在想什么。 “冰之恋。”此话一出四人又是惊,四人对视了一眼。 他们吃惊是因为在外界看来这颗“冰之恋”和“白色恋人”相比是天一个地一个,但蝶却用“白色恋人”来换“冰之恋”,难道她知道“冰之恋”的密秘。 四个人互看了一眼,然后转头看向蝶,他们努力想从蝶的眼睛中看出什么,但是他们失望了,蝶藏得很好,他们什么也看不出。 “你,很在乎冰之恋。”牧野流冰抬起桌上的杯子,看着杯子中的红酒悠悠的说道。 “对,所以••••••可不可以请少主割爱?”蝶看着牧野流冰,想从中找到什么,可是他失望了,他的蓝色眼眸中,什么也看不到:“我知道我提的很仓促,,我可以让少主考虑的。” 另外三个男的听了蝶的话,无奈的摇摇头(意思是牧野流冰是不会答应的),随后又看向牧野流冰。 牧野流冰把酒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站起身看向蝶:“你若让我见你的真面目,我会考虑。”语毕就走出了包厢,看样子是猜到蝶不会让他见到真面目。 其他的人又是一惊,蝶:他要见我的真面目,难道他知道了什么。邱静和邱雨听了牧野流冰的话也紧张起来,互看了一眼:难道他知道。司马夜熙,欧阳帆和皇甫俊浩也吃了一惊:冰在搞什么,难道他忘了冰之恋是他的救命符。不容他们多想,也起身离开。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dcjiah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