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午夜理伦三级

大概是哭声吵醒了王翠花,她在另一间屋子里把门摔得噼啪响,随即便传来她破口大骂的声音。 “死丫头!讨债鬼!再哭把你撕了喂狗!” 陆沉紧绷着脸按着我的嘴阻止我呼救,可我知道我就算呼救也不会有人同情我。 王翠花不会管我的死活,她甚至会怂恿自己的儿子折磨我,我越生不如死,她就越高兴。 陆沉已经把我的上身扒光,冬夜的温度冻得我麻木不堪。 他高瘦的身体压在我身上,手在我身上一通乱摸之后要往我的秋裤里伸,我不想让他碰,发了疯似的撕缠着不肯让他得逞,可我太瘦弱了,力气根本跟他没法比。 我曾经在六岁的时候,就见过我爸把我妈脱光了压在身下很久很久,也是这样的姿势,也是这种阴森恐怖的眼神,我妈也曾声嘶力竭的反抗,可等我爸提了裤子起来,我看到我妈身下躺了一滩血水。 她的脸色鬼一样惨白,动都不能动了,那是我内心最可怕的记忆,比任何一次谩骂和毒打都要印象深刻。 所以,我不能让陆沉压着我,就算是死,我也不能死的这么惨。 我发了疯似的,一口咬在陆沉的耳朵上,他痛苦的尖叫一声,毫无防备拼命的想把我扯下来,可是越扯,越鲜血淋漓。 他忍无可忍随即狠狠地一巴掌,扇在我脸上! 直接把我的耳朵和嘴角打出了血,我忘了当时到底有多痛,可那份痛,这辈子都藏在我心底,无法被抹去。 就是那一巴掌让我左耳耳膜穿孔,再加精神刺激和不及时的治疗,我的耳朵这辈子都没再听到过声音。 “骚蹄子!你敢咬我!我打死你!你妈是个狐狸精你也是个狐狸精,她把我爸拐跑了,你就得老老实实让我玩儿!” 他打了我一巴掌还不解恨,作势就要找东西抽我,“贱货,这是你欠我的,本大爷今天非办了你不可!我让你躲,我让你咬我,我让你还敢反抗!” 陆沉咬牙切齿的怒骂,青涩的少年容颜有血迹滚落,格外狰狞,我知道如果我此时认了命,今晚就只有等死的结果。 可我不想死,我还没过过好日子,我也不知道自己身体里哪里来的力量,闭着眼睛摸起搁在身下的手电筒,狠狠地抡了出去! 咣当! 伴随着陆沉的闷哼,他整个人都趴在了我身上,沉的如同死尸一般。 我哆哆嗦嗦的睁开眼睛,拼了命把他从身上推下来,看到他满头是血我吓坏了,那时候的我太小了,只有十岁,又没有上过学,看到他这样,我吓得全身都不敢动了,我杀人了,他死了! 我手忙脚乱的从床上滚下来,我得走,我要跑,如果被王翠花发现我杀了她儿子她会把我打死的。 临走之前我摸了陆沉藏在枕头底下的私房钱,趁着王翠花还没起来,我疯狂的逃离了陆家,逃离了我这辈子都不想再回去的窝里乡。 那一夜,下了很大的暴雨,我年纪小又害怕,生怕陆沉化成厉鬼来找我,大雨砸在我摇摇欲坠的小身板上,几乎去了我的半条命。 可我跑出来就不能回头,我只能勇往直前。 我曾经偷偷听过王翠花和陆沉的对话,他们说我妈和陆沉他爸是私奔去了广州。 可我不能去找他们,陆沉他爸要是知道我打死了他儿子,肯定也不会放过我的,那时候的我没有法律观念和医学常识,不知道陆沉只是被我砸晕了,也不知道杀了人是需要承担法律责任的,更不知道我的行为只是正当防卫,我只知道我不能被他们抓回去,我也不想回到地狱里。 电闪雷鸣,荒郊野外,空旷荒芜的乡村山路。 暴雨淹没过我的小腿,我的耳朵嗡嗡作响,刺痛的我感觉整个世界都安静了,害怕,恐慌,我心力交瘁,意识飘散,最后终于昏倒在一片漂泊大雨中。 昏倒之前,我似乎看到了一道刺目的车灯呼啸着朝我狂奔而来…… 那一刹那,我以为我会陪着陆沉一起死,那是陆沉来找我偿命了。 …… 再醒来,我以为自己到了天堂。 身下再不是一转身就会搁到骨头的木板床。 我躺在一张软的不可思议的大床上,鼻翼间是松木的清香,身上盖着天蓝色的太空被,头顶一片白色,吊灯金碧辉煌在我的视线里洒下一片碎金。 我想,早知道天堂这么舒服这么美,我就早一点死了。 “醒了?醒了就离开我家……”一道极好听的少年之音划过,仿佛敲打在精致瓷器上的优美旋律。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dcjiah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