揉她的大白胸把她摸湿

申晴看了一眼赵旭阳,不自然的一笑,“啊,赵公子,你别着急,我和我的下属就说几句话。” 随即,她看着林三,忙问道,“林三,你要和我说什么事情。” 林三转头看了一眼赵旭阳那皮笑肉不笑的脸,心说,现在还说个屁呢。他想了一下,忙说,“申主任,我是说你的那个东西好像有些问题,我正想……” “行了,这事情以后再说吧。”申晴脸颊上迅速泛起一抹羞红的愠色,不等林三说完,就打断了他。 赵旭阳一脸诧异,看了看申晴,忙问道,“申主任,你缺什么东西了。给我说,我保证能给你挑选个最合适满意的。” “啊,没,没什么。”申晴瞅了一眼赵旭阳,神色显得很不自然,“那个,赵公子,你能不能先出去一下,我和我的下属说几句话。” “那可不行,申主任,我的车子在外面等着呢。位置都订好了,你要是再找理由搪塞我,这可就说不过去了。”赵旭阳说着,脸色就阴沉下来了。 申晴对赵旭阳也是知根知底,她心里讨厌他,可是却也不敢太过得罪他。 她咬着嘴唇,迟疑了一下,才缓缓说,“那,那好吧。不过,不过我要带着我的下属林三一起去。赵公子如果不答应,我就不去了。” “什么,咱们俩约会,你还带个人,”赵旭阳狠狠瞪了一眼林三,这一刻他成了他的眼中钉,肉中刺。但只是几秒钟,他忽然一笑,“行,只要申主任高兴,我不介意的。” 林三呆呆的看着申晴,他可没打算要跟着申晴去约会。 但,他还没来得及开口,申晴就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暗示性的说,“林三,乖乖的跟过来,最好别乱说话。” 林三知道申晴是警告他呢,他现在手里可是拿着她的底裤。那可是藏着她所有的秘密,申晴怎么会轻易放他走呢。 从办公室里出来,申晴这走的一路,不时的扭捏着身子,两个手下意识的往双腿间去抓挠一下。她脸色非常难看,不时皱着眉头,嘴里小声嘀咕着什么。 林三微微凑近了,才听到她说的,什么扎的难受,痒死了,摩擦的好不舒服…… 咦,这按说没穿底裤顶多就是感觉下面凉快,怎么还多了这么多的不适应呢。 林三恍然想到了什么,得了。肯定申晴剃毛的时候,因为那些人的突然闯入,不慎将那毛发弄进那里面去了。 也难怪她现在走路不舒服,像是下面夹了什么一样。 赵旭阳显然也注意到了这一幕,忍不住回头看了她一眼,诧异的问道,“怎么了,申主任,我看你走路好像很不自然。出啥问题了,要不我陪你检查一下?” 申晴大惊失色,慌忙拒绝,“啊,不不,我没事。赵公子,我就是,我就是……” 一时间,申晴紧张的找不到合适的理由了。 林三趁机凑了上前,笑了一笑说,“我们申主任这几天大姨妈来了,这都不舒服。赵公子,你应该懂的。” “哦,是,是这样,这也太不巧了。”赵旭阳听到这里,脸色明显有些失望。 虽然林三解了围,但申晴可没丝毫要感激他的意思,转头怒视了他一眼,没好气的骂道,“林三,你不说话,没人拿你当哑巴。” 林三无奈的叹口气,真是好心没好报。行,那就让那些毛发扎死你。 赵旭阳挑选的是一家高档的西餐厅,林三看来就是个多余的主儿,赵旭阳就点了两份餐。他和申晴一人一份,而林三,也只有站在旁边干看的份儿。 赵旭阳一边吃着东西,装作漫无目的的和申晴撩着,不过,那双眼珠子却一直直勾勾的往申晴的身上扫视着。 申晴显然也知道他的意图,低着头吃着东西,然后紧紧遮掩着领口处可能会暴露出来的风光。 吃了一大半,赵旭阳忽然装作不经意的,将一副筷子掉到了桌子底下。 他赶紧赔笑,“不好意思,我捡一下筷子。”说着直接钻到了桌子底下。 不过,他哪里是捡筷子了。这家伙直接探头往申晴的双腿间瞄了过去,然后还好奇的问道,“咦,申主任,你的腿怎么回事啊,不停的摩擦什么呢?” 申晴听到这里,大惊失色,赶紧紧闭着双腿,双手死死抓着裙摆,一边应着“啊,赵公子,我,我没事。” 然后,她转头瞅着林三,压低了声音,没好气的叫道,“死林三,你还愣着干什么。快想办法挡着他,万一让他发现就不好了。” 林三差点笑出声来,他凑到申晴那红艳艳的脸颊边,坏笑着说,“申主任,你说被他发现什么?” “你,你明知故问,快点给我进去,挡住他。”申晴眼神慌乱,赶紧躲避开林三那坏坏的笑意。 冷不丁,抓着他的衣领,用力给拉到了桌子下面去了。 林三几乎是猝不及防,踉跄着栽进了桌子下面来。 他本能的伸出双手去抓着什么,结果,一只手不偏不倚,直接抓着申晴的腿,就势那么一滑,直接钻进了裙子里面去了。 申晴不由的尖叫了一声,瞬间将腿紧紧的夹住了。 她一低头,涨红着脸,咬着牙狠狠瞪着林三,气的骂了一句,“死林三,你,你……” 林三干笑着,还没来得及说话,身后那赵旭阳忙担忧的问道,“申主任,你,你出什么事情了?” “没,没什么事情。那个赵公子,你怎么还没捡到筷子。” “啊,已经捡到了。”赵旭阳淡淡应了一句,扭头瞅着林三,阴冷的笑着,“林三,你怎么也进来了,你也有东西掉进这里来了?” 林三尽量用身子遮掩着那只手,冲他一笑,“是啊,赵公子,我掉了一些栓挂件的金线。” 赵旭阳轻哼了一声,伸手戳了一下他的额头,威胁道,“你小子最好给我放老实点,否则我弄死你跟捏死个蚂蚁一样容易。”说着,就从下面钻出来了。 对赵旭阳的威胁,林三也真没怎么在意。 申晴这时低头瞅了一眼林三,涨红着脸低声说,“你,你怎么还不出来?” 林三苦笑了一声,小声说,“申主任,我倒是想出来,可你的腿夹着我的手。” 申晴脸上掠过一阵羞恼,迟疑了一下,才缓缓张开了腿,“现在立刻给我出来,你这混蛋,回头我再和你算账。” 林三拉了一下手,不过没成功,他为难的看了一眼申晴,干笑道,“申主任,不好意思。我,我的手好像被那毛发给勾住了。” “你,你说什么?”申晴听到这里,气的激动的叫了起来差一点没直接跳起来。 赵旭阳看到这景象,吃惊的叫道,“申主任,你,你这是怎么了?” “啊,没,没什么?”申晴慌乱的看了一眼赵旭阳,不自然的笑了一笑。但那张脸,却已经变得越来越绯红了。 她本来就是非常敏感,林三那手又被勾住在那里。随着他不断的拉扯,申晴的身子也跟着颤动起来。不由自主的,她就有些情不自禁,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了。 赵旭阳看到这景象,心中暗暗吃惊。妈的,我的药还没用上呢,她怎么就上劲了呢。 “申主任,你看起来好像很不舒服,要不然,我带你去休息一下吧,我在附近酒店开有房间。” “我,我真的没什么事。赵公子,多谢你的好意了。”申晴话没说完,已经微微喘息起来了。 赵旭阳心里一阵窃喜,不过他得要先将林三这个讨厌鬼弄走,他忙说,“申主任,这个林三怎么看起来笨头笨脑。他找什么东西呢,这么久还没找到。我看等会儿没啥事,就让他先走吧。” 申晴不自然的一笑,低头瞪了一眼桌子下的林三,小声说,“死林三,你他妈手赶紧出来啊,我想掐死你个混蛋。” “申主任,我也想出来。你以为我想手被你夹着,都快给我悟出痱子了。”林三一脸无辜的叫道。, “你大爷的,你怎么不给我去死。”申晴气的真想狠狠踹他一脚。 “申主任,我这就拽出手,不过会有些疼,你忍一下。”林三坏笑了一声。 “你说什么……啊,疼啊……”申晴还没反应过来,忽然感觉下面一阵剧烈的刺痛。她本能的抬起一双腿。 结果,不偏不倚,直接踹在了赵旭阳身上。那个赵旭阳疼的,差点叫出奶奶来了。 申晴慌忙起身,尴尬的看着他赔礼道歉,“赵公子,对,对不起。” “没,没事的。”赵旭阳忍着疼,极不情愿的挤出一个笑来。 林三这时钻出来了,伸出两根手指,捏着几根卷曲的毛发晃了一下,说,“哈,我终于找到了。赵公子,回头我给你编个项链带,保证很美观。” 申晴差点没气的吐血,她迅速起身,对赵旭阳说,“赵公子,失陪一下,我上个洗手间。” 说着,给林三递了个眼色就走了。 林三很知趣,赶紧也给赵旭阳告辞。 林三跟着申晴来到洗手间门口,申晴看看周围没人,一把抓着他的衣领,其狠狠的叫骂道,“林三,你个混蛋,你是不是找死呢。今天这笔账我暂时没工夫和你算,我的东西呢,快点给我。” 林三忍着笑,赶紧掏出了底裤,笑吟吟的说,“申主任,你这底裤都漏洞了,是不是被虫子咬的。要不然,我给你买新的吧。” “滚你大爷的。”申晴狠狠骂了一句,夺过底裤神色匆匆的跑进女洗手间里了。 林三回过神来,忽然想到了什么,赶紧往餐厅跑去。他刚到餐厅门口,一眼就扫到了赵旭阳。 嘿,这家伙已经开始行动了。就见赵旭阳正偷偷摸摸的,将马铁军给他的那些药,迅速倒进了申晴的酒杯里……

声明: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www.dcjiahao.com